这些场站兵的“谎言”,你懂吗?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这些场站兵的“谎言”,你懂吗?

这些场站兵的“谎言”,你懂吗?

半個小時後,壹個奇怪的組合出現在金雞湖畔的李公堤風情商業水街。最搶眼球的是那個壹身黑色職業裝的絕色女子,身邊跟著壹個完全跟二十壹世紀搭不上壹點兒邊的青年男子,壹身藏青色的卡其布中山裝,像極了上個世紀上山下鄉的知青,只是這男子的懷裏還抱著壹個神情明顯與年紀不符的靈氣小男孩。

這個極不協調的搭配組合出現在李公堤的時候正趕上了飯點,來往的寶馬奔馳並不少見,只是個組合從那輛遠沒有昨晚的悍馬氣焰囂張的MINICOOPER上下來的時候,沒少把周邊的王八犢子們驚掉壹地的眼鏡,不少人在看到壹身不合時宜中山裝的李雲道時,都忍不住暗暗腹誹“壹朵鮮花插在了老鼠屎上”。

蔡桃夭並沒有選擇太高調的地方,停好車著就帶著如同劉佬佬般的李雲道走進了消費並不算太高的“代官山”調了壹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臨坐下的時候,才發現身邊抱著十力小喇嘛的山間刁民壹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不丟人!至少李雲道覺得自己不丟人,不管別人怎麽看他,哪怕認為他是劉佬佬進大觀園壹般,他也還是會承認,這是他有生以來進入的最豪華最高端的場所。

“坐呢,楞著幹嘛!”蔡桃夭伸手抱過小喇嘛,讓小家夥坐在自己的身邊。從山上看到小喇嘛的第壹眼起,蔡家女人就打心眼裏心疼這個靈氣十足的小家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之所以願意帶著李雲道出來吃飯,有很大的因素是由於這個年紀不大卻佛息浩瀚的小家夥。

看著對面這個昨晚還和自己如同仇人壹般的女人把十力摟在懷裏,指著菜單不停地給小喇嘛解釋著菜名,李雲道忽然有種很奇怪的錯覺:至少這壹刻,這個耐心給十力講解菜單的女人,並沒有看上去的那般令人厭惡。

“看什麽看?沒見過我這麽漂亮的美女?”忽然擡起頭的蔡桃夭似乎被李雲道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難得地說回很小女人的話。

只是對面這個不解風情的昆侖山刁民卻很認真的壹點頭:“嗯,沒見過!”

這回輪到蔡桃夭無語了。順利了點了四菜壹湯,都是這家以清淡美食為主的餐廳中的特色菜,李雲道沒有多問,反正問了也等於白問,對面這個女人對他可沒有像對待小喇嘛這麽好的態度。

等上菜的過程是煩悶的,李雲道只是目不斜視,眼觀鼻鼻觀心,半天打不出壹個屁來,倒是靈氣十足的十力嘉措會壹個勁兒地給蔡家女人講些李雲道的故事,令李雲道詫異的是,這個美得讓絕大多數男人垂涎三尺的女子居然還聽得津津有味。

等十力講到李雲道帶著小家夥到村子裏頭看小姑娘洗澡的那壹刻時,這位山裏刁民終於坐不住了,憋了半天,才終於想出個很轉移視線的話題:“早晨妳跟那群那外講了些啥,為什麽他們臨走的時候看著我的眼神那麽怪呢?”

正在喝著壹杯檸檬清水的蔡桃夭放下杯子,嫣然壹笑,頓時把對面的刁民看傻眼了。

“妳真的想知道?”

“嗯!”

“那知道了不許生氣!”蔡桃夭似乎有些壹本正經了。

“行!男子漢大丈夫,犯不著總是跟妳壹個小姑娘斤斤計較。”

“行,那是妳說的,妳不能生氣的!其實我早上說的話很簡單,翻譯成中文就八個字。”

“八個字?”李雲道壹臉困惑。

“我告訴那群老外,‘欲練此功,揮刀自宮’!就這個簡單。”

“噗!”正在喝水的李雲道壹口水嗆著了,漲著了紅瞪著對面的絕色女子。

“說好不許生氣的,誰讓妳昨天晚上不幫我的忙。我這叫以德報怨,幫了妳老大壹個忙呢?”

“那我還真得謝謝您,讓壹遭洋鬼子認為我是壹太監,怪不得我說他們怎麽臨走的時候看我和十力的眼神那麽怪呢。”李雲道搖了搖頭,自己也覺得搞笑,不過到底蔡桃夭還是幫了他壹個忙,哪怕這個幫忙的方式有些讓人不能接受。

“對了,小喇嘛,妳的拳打得不錯呀,是不是他教的?”蔡桃夭跟十力嘉措說的時候溫柔似水,看得壹旁的李雲道壹個勁兒地發楞。

小喇嘛的表情很肅穆,肅穆中又夾雜著壹絲虔誠:“不是雲道哥,是大師父教的!我打得不好,弓角哥才是打得最好的。”

“弓角?”此時,蔡桃夭的腦海中浮現那個在深秋季節仍舊打著赤膊的壯實大漢。雖不說她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只是被蔡家老爺子培養出來的接班人怎麽可能在識人上沒有點兒功夫?“就是上次在山上見到的,背後壹張大弓的那位?”

想到弓角,小喇嘛的臉色有些黯淡。哪怕他佛性通靈,那他也只是壹個孩子。

“妳們不是三兄弟嗎?怎麽只有妳壹個人跑到蘇州來了?”蔡桃夭問得很不經意,但卻觸動了對面那個男人最心底的弦。

來到蘇州以後,李雲道讓自己盡量不要去想弓角和徽猷,只是從小到大,二十多年幾乎天天泡在壹起的親生兄弟,哪能是說不想就不想的?

“他們有自己的路要走。”李雲道的話很簡單,很樸實,在

蔡桃夭聽來卻有些傷感。

“其實我蠻羨慕妳們三兄弟的,真的。”蔡桃夭很認真地看著李雲道,“如果我也有兩個這樣的哥哥,我就不用承受這麽大的壓力了。”

李雲道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只是他心裏壹直在說:如果沒有兩個哥哥,估計李雲道早就壹腳踏進了閻王殿了。

可能是之前的話題過於沈重,壹頓飯吃得不溫不火。李雲道壹直在想著弓角和徽猷的事情所以壹直沈默不語,蔡桃夭從小受過良好的家庭教育,對於在飯桌上不講話這種事情己經是講成了習慣。最後還有小喇嘛對那酸酸的醋飲百喝不厭,喝完壹瓶,鼓足了勇氣才弱弱地問蔡桃夭:“漂亮姐姐,還能再來壹瓶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漂亮姐姐”起了作用,還是小喇嘛看上去太惹人憐愛了,蔡桃夭壹口氣叫了十瓶,李雲道之前看過價格單,仔細壹算,這壹喝小半個月的工資沒了。幸好李雲道也不是那種喜歡煞風景的人,看著排成壹排的瓶子,摸著小喇嘛的腦袋,眼中有的只是歉意。

“十力,雲道哥壹定會讓妳過上好日子的。”

李雲道不是壹個善於表白的人,所以這話只能在心裏說,表情仍舊壹如既往。

“吃完飯妳要去哪兒玩?”李雲道沒有忘記,他的任務是當向導,對於已經將蘇州立體地圖爛熟於胸的他來說,帶著蔡桃夭逛逛蘇州應該是沒有什麽大的問題的。

蔡桃夭搖了搖頭,放下筷子,用手邊的餐巾擦了擦嘴唇,才緩緩道:“蘇州我來過幾次,都是走馬觀花壹般的,這壹次如果不是我小姨硬要給我介紹……對了,妳下午陪我去趟時代廣場,我給妳們倆包裝壹下,今天晚上幫我壹個忙。”

壹聽到幫忙兩個字,李雲道頓時有種掉進陷阱的覺悟:“不會是昨天晚上妳說的……”

哪知蔡桃夭也不回答,只是突然間猛地擡起頭,微笑著,眼睛壹眨都不眨地盯著李雲道。

通常情況之下,普通男人被這位絕色的蔡家大小姐盯上絕對會因為相慚形穢而迅速移開目光,頂死了絕不會超過三秒鐘,稍微好壹點的能撐過五秒,現實生活中,就沒有見過哪個男人能與蔡桃夭相視超過十秒鐘而不心慌得移開眼神的,就連號稱在京城不可壹世的

可是,眼前這個在昆侖山生活了二十幾年卻從沒有邁出過大山的刁民卻與蔡家女人對視了不下五分鐘。

妳不言,我也不語,似乎是不約而同地,兩人臉上都掛著壹種很怪的微笑。

蔡桃夭微笑是發自內心的,因為從小到大,不管是幼兒園也好,還是北大校園,又或者是軍區大院,沒有哪個男孩子敢這麽肆無忌憚地盯著她,而且居然壹看就是五分鐘,更難能可貴的是,對方的眼神中透露著壹股城裏孩子所無法形成的如同野獸壹般的桀驁。

李雲道也在笑,可是笑只是他的壹種習慣,壹種從小養成的不表露任何心事的習慣。其實這會兒這位從小到大沒見過幾個美女的山裏刁民心裏壹陣發慌,不僅是慌,而且很難得的產生了壹種想要去征服的yu望。雄性的征服yu望,這其實只是壹種生理的本能,壓抑了二十多幾的本能終於在不經意地撕開了裂縫。壹發不可收拾。

對面如同仙宮朱蕊般的蔡家大小姐哪裏猜得出對面這位大刁民的內心世界,這位從山裏頭搭著運石卡車跑出來的刁民這會心裏頭只有壹個念頭:李家祖宗要積多少輩子的德才能讓我李雲道在這輩子如果能娶到壹個像這樣的女人。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壹閃而過,李雲道沒有傻到白日做夢的份上,哪怕對面這個傾城的女子欠他壹個不大不小的人情,但也遠遠沒有到能以身相許的份上,話說回來,就算是人家現在倒貼著給自己,自己敢要嗎?

又是不約而同,兩人幾乎是在同壹時間移開目光,又壹次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聚焦在喝醋飲喝得不亦樂乎的十力嘉措身上。換了壹身普通小朋友衣服的小喇嘛在吸完最後第十瓶飲料後心滿意足地打了壹個飽嗝,隨後靈氣十足的小眼睛意味深長地瞟了瞟身邊的壹男壹女:“沒事兒,妳們繼續!”

離開餐廳的時候,蔡桃夭居然主動抱起了十力嘉措。

壹男壹女加壹小孩,儼然成了壹幅全家福,小童身上的靈氣像極了這位如同大菩薩般的“母親”,只是那位穿著不合時宜中山裝的“父親”卻讓時代廣場內壹眾見慣了白領金領的營業員們好生感嘆:這年頭鳳凰男咋這麽多哩?

也不知道是不是蔡桃夭的眼光太挑剔,還是落成不久的時代廣場的確入不了蔡家大小姐的法眼,在時代廣場走了壹圈,蔡桃夭楞是沒有挑出壹件適合李雲道的衣服,回時代廣場地下停車場取車的時候,十力嘉措倒是全身上下換了壹幅行頭。

上車後蔡桃夭沒有直接開車,而打了個電話給這輛MINICOOPER的主人,似乎是蔡家大小姐為數不多的閨中密友之壹,隨後只聽到蔡桃夭道了聲“知道了,byebye”就掛下了電話。

蔡桃夭開車壹點兒都不快,出了時代沒多久就在李雲道的指引下,上了高架,目的地是蔡大小姐口中的鳳凰街。

這應該算是李雲道第壹次進發型店了,李雲道明顯有些緊張。

遠遠地坐在壹旁坐著看壹本《中國佛教文化史論》的蔡桃夭似乎用余光瞥到了這壹幕,有些好奇:“他不會從小到大沒有理過頭發吧?這麽緊張?”

在理發師揮舞著剪刀的威脅下,大刁民似乎壹臉緊張,難得地坐在椅子上像極了被父母生拖硬拽來理發的小朋友。

坐在蔡桃夭身邊的小喇嘛卻也是壹臉好奇:“怎麽城裏是用剪刀理發的?”

“啊?那妳們以前用什麽?”

壹旁的理發師似乎聽到這段對話,也很好奇,耐心地等待著答案。

李雲道沒有應聲,只是似乎想起了什麽事情後就陷入了深思,坐在壹旁的轉椅上晃著兩條蔥白小腿的十力給出了壹個讓眾人結舌的答案:“徽猷哥的匕首。”

以前在山上的時候,從來都是自己不喜歡理發的徽猷負責幫大家理發,用的是弓角小時候磨給徽猷的自制匕首。反正以徽猷那壹手出神入化匕首功夫,還不至於讓李雲道心驚膽戰。不過,今兒個見發型師操起剪刀就往自己頭發上湊,這位在昆侖山埋藏了二十多年的大刁民是緊張了壹番。

理發師很不解地搖了搖頭,倒是對著壹本佛教史而不膩味的蔡家大小姐眼前壹亮:“十力,妳徽猷哥的匕首厲害嗎?”

十力嘉措撇了撇小嘴,沈思了壹番,搖了搖頭,很認真看著蔡桃夭道:“按照大師父說的,徽猷哥可以單搏野牛,如果多了匕首,應該可以獨自應對三到四頭野牛,但是弓角哥赤手空拳就可以對付兩頭野牛了,如此再加上弓角哥的那張大弓的話,壹次解決五六頭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大師父說最厲害的應該是雲道哥。”

“難道他可以壹個人對付五六頭野牛?”蔡桃夭上下打量著那個坐在理發椅上看到剪刀都有些緊張的年輕男人,怎麽看也不像是那種隱藏實力扮豬吃老虎的大猛貨。

小喇嘛搖了搖頭道:“大師父不肯教雲道哥功夫,也不讓弓角哥和徽猷哥教他,只讓雲道哥每天多看書。”

“看書?”說到這裏,蔡桃夭不禁有些驚奇了。三兄弟長大的昆侖山脈她不是沒有去過,只是在那種生存大於發展的封閉山村裏頭,似乎“看書”並不是壹種很切合實際的生存之道。

“是的。”小喇嘛看了壹眼不遠處緊張得不得了的李雲道,略有所思地道:“雲道哥每天都會看書看到深夜,而且他會把書上看到的東西編成故事講給我聽。”

“哦?看書講故事?”蔡桃夭松了口氣,看來那山間刁民所謂的看書,也只不過是看看壹些傳奇演義類的民間書籍。

“是的,我記得好多呢,有壹個叫孫臏的人打仗的故事,林肯的故事,對了對了,前天晚上,雲道哥還給我講壹個叫羅斯柴爾德壹家人的故事。反正好多好多,從我很小很小的時候,雲道哥就天天給我講故事,而且每天都是不同的故事,從來沒有過重復。所以,我喜歡跟著雲道哥壹起出來。”

聽著小喇嘛的話,蔡桃夭越聽越驚訝,孫臏打仗,那明顯就是《孫子兵法》,林肯,就壹定是人物傳記,羅斯柴爾德,蔡桃夭自然知道,讀本科的時候,她有壹個暑假期間曾經跟著校學術團訪問過歐洲,其中就曾經見過這個風雲家族的當代掌門人。每天都是不同的故事,那要積累多少的知識,不僅要積累,而且還要融會貫通才能把知識編成故事,不光如此,要講給壹個未滿十歲的小朋友聽,那更是要通俗易懂。想到這裏,蔡桃夭再次打量那個坐在不遠處,壹臉沈思狀的刁民時,眼神中不禁多壹些說不出的東西。

蔡家女人很快就走出了驚異的情緒,走到旁邊的飲水機邊,給小喇嘛倒了壹杯水,又破天荒地給正在理發的李雲道也倒了壹杯,臨走開前還吩咐李雲道趕快喝,不然就涼了。

如果此時此刻有熟悉蔡桃夭的人在場,定會被這壹幕場景雷得說不出話。要知道,不管是在北大校園,還是在軍區,又或者是在蔡家所處的那個圈子裏頭,蔡桃夭並不乏追求者,如果排個隊,可是排上壹整條街,敢公然追求蔡家大小姐的自然不會是什麽平凡之輩,既有紅色背景的紅五代六代,也有在商場如魚得水的家族接班人,還有在學術上堪稱壹流的人才,可是偏偏沒有壹個入得了蔡家大小姐的法眼,如果不是蔡家老爺子這個背景強硬得無人撼,蔡家大門口估計早就打翻天了。

可是,在眾人看來眼高於天的蔡桃夭居然會對壹個從山溝溝裏頭爬出來的刁民這般體貼,不雷死壹大批人才怪呢。

“為什麽妳大師父會說他比妳另外兩個哥哥還厲害呢?他除了看了那麽多書,還有別的本事?”拿著壹杯白開水的蔡桃夭很小聲地問小喇嘛,似乎有些擔心李雲道會聽到自己的對話。

十力嘉措搖了搖頭道:“大師父也沒有具體說為什麽。”

老喇嘛並沒有說不殺人,只是說少殺人,從壹點,足以證明老喇嘛已經從天機上看到了壹些什麽,但是小喇嘛卻不會傻到對壹個剛認識的女人說我家雲道哥以後會殺很多人,哪怕這個女人很漂亮,還請他喝很好喝的飲料。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