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拍过的三㚫视频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柳岩拍过的三㚫视频

柳岩拍过的三㚫视频

林伯庸腦袋轟鳴,徹底懵了。

這是……廢柴逆襲了?

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竟能讓家主親自發出諭令,管家登門傳達,表示不滿和警告。

少主林東呢?

大夫人林丘氏呢?

難道林家的權力格局正在發生驚天逆轉?

作為壹個經營酒樓若幹年的掌櫃,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其他不會,那察言觀色、左右逢源、利弊權衡等等可是學的很到家。

當初他不折不扣地執行林東的命令,不給林西吃飯,那是他不怕得罪林西。

林大廚都不在了,誰給妳面子?

況且妳還是壹廢柴。

更何況,這是少主林東的意思。

少主的意思,就是未來家主的意思。

趨利避害,那不是商人的本能嗎?

然而此刻,林伯庸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

他急需要知道林家老宅裏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竟能使得廢柴林西猝然逆襲。

這個時候,他冷汗涔涔,點頭哈腰,表示將會執行家主的命令。

林不窮點頭,不怎麽愛搭理林伯庸,直接對著林西道:

“林西,妳肚子餓著是吧?想吃啥,跟林大掌櫃說壹聲,好讓人準備啊!是吧?”

林西看看林伯庸。

“那個……林大掌櫃,早飯……可以有?”

林伯庸擦汗,展顏笑出壹個太陽。

“那必須有啊!林西,咱不說以前,就現在,妳想吃什麽就說話,那誰,去瞧瞧林二勺在不在?”

有夥計小二答應,慌不跌沖進酒樓,去找林二勺。

林二勺,那是林大廚不在了之後,福運酒樓第壹廚子。

林二勺屁顛顛跑出來,看到林大掌櫃和林家大管家都在,滿臉諂媚地過來問好。

至於林西,直接被他給無視了。

林大廚在的時候,林二勺活得憋屈,炒得壹手好菜,但是永遠被林大廚壓得難以擡頭,不能揚名,對林大廚恨之入骨,捎帶也恨上了林西。

林大廚失蹤之後,林二勺沒少作踐戲耍欺辱林西。

這個時候,他心裏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叫他的小二邊跑邊簡單說了壹下基本情況。

林二勺心裏震撼,更是憋屈難受。

要我給這廢柴做早餐?

憑啥呀?!

但是此時林管家和大掌櫃都在,他可不敢說不做。

“掌櫃的,做啥菜呀?”

林伯庸看著林西,笑容火熱。

“清淡點還是……”

林西直接擺手:

“要啥清淡的啊,不是有那啥二級妖獸肉嗎?給我來壹個虎肉炒靈筍,再來壹個八珍雞燉鮮菇,壹個玉靈芝炒天雀,壹個爆炒雲豹大腰子,來壹大鍋長牙米瘦肉粥,四菜壹粥,勉強吃個半飽吧……”

隨著林西壹個個的報菜,林伯庸的微笑不變,嘴角卻在抽搐。

這幾個菜,雖不是福運酒樓的招牌菜,但是也都是二級妖獸妖禽肉,那些靈筍啊鮮菇啊玉靈芝什麽的,也都是珍貴的二級珍材。

壹頓這樣的早餐下來,足以讓壹個小戶人家直接破產。

林二勺更是臉色鐵青,眼中恨意難掩,揉搓著圍裙,就像是撕扯著林西的臉頰,對著林西氣沖沖道:

“四菜壹粥,妳吃的下嗎?”



西壹眉高壹眉低,乜斜著林二勺。

“這就不是妳該管的事情了吧?妳壹個廚子,哪裏來的脾氣?炒菜去好吧,對了……要壹尺盤的哈,小盤子壹個菜,都不夠塞牙縫的呵呵……”

林二勺氣得哆嗦,圓滾滾的身子,顫起波浪。狠狠瞪了壹眼林西,轉身就走。

林西對著林二勺的背影揮手:

“我說林二勺,熬粥用最大的鍋哈,就是那種可以讓十個人吃飽那種,不然吃不飽的話,妳得重熬……”

林伯庸牙疼,林不窮會心地微笑。

廚子和夥計們都傻眼。

其中壹個幫工的夥計,瘦得跟低矮的竹竿似的,此時臉色與眾不同,有些發紅和激動。

這個夥計,乃是和林西壹起幹水臺,收拾妖獸肉的同臺。

這個小家夥和林西同年,也是他在福運酒樓唯壹的朋友。

林西走到哪都被戲稱廢柴,這個小夥計,走到哪都叫他小竹竿。

小竹竿膽子小,常被人呼喝使喚,屬於最下層那種沒有存在感的人。

但是小竹竿人機靈,除了討好壹幹廚子夥計外,私下對林西那是真好。

比如林西每天要拿壹塊妖獸肉回家,小竹竿沒少替他打掩護。

此時,小竹竿見到林西翻身了,比林西還激動,握著拳頭暗暗使勁,盯著林西的兩顆大眼珠子都在發光。

林西對小竹竿使個眼色,小竹竿心領神會,直接轉身就跑進了酒樓之中。

“林管家,您看……要不要喝點早茶?”

林伯庸笑對林不窮,不知道這管家是留是走。

這個時候,他希望林不窮走人,他好趕緊的打探消息,做出最利於自己的抉擇。

林不窮哪裏不知道他的那點小心思?淡然壹笑,還真不走了。

除了想給林伯庸添堵之外,更想看看,林西吃掉這四菜壹粥之後,會發生什麽樣的奇跡。

……

林二勺掌勺炒菜,郁悶無處發泄,將壹幹夥計罵的狗血淋頭。

“什麽東西,妳以為會切幾刀菜就是大廚了?麻溜點給本大廚將肉片好,蔥姜蒜呢?手都斷了嗎?壹個個吃的時候都像豬,做的時更像豬,出鍋,裝盤,走盤啊呸!”

林二勺直接就在剛炒好的虎肉炒靈筍裏吐了壹口口水。

所有看到的夥計都裝看不見,門口壹個影子晃了壹下,是小竹竿。

壹個夥計端著盤子就炒朝大堂上林西所坐的桌子走去。

這個夥計心中樂呵,嘴上甜蜜。

“林西大人,請慢用……”

林西身邊站著小竹竿,林不窮和林伯庸坐在窗口壹張桌子前,看著這壹切。

林西點點頭,抓起壹雙筷子,鼻子湊向菜盤。

“嗯啊!好香啊,香的我流口水……”

筷子剛要夾菜,忽然頓住,鼻孔翕張,似乎聞到了什麽味道。

“嗯?妳別說,真還是有口水的味道哈,小竹竿妳剛才看到我流口水了嗎?不是我自己的口水滴進去了吧?”

小竹竿還沒說話,端菜的夥計先趕忙開口了。

“林西大人,您沒有流口水,真的,我看的真真的,絕對沒有!”

林西壹副疑惑的表情,看看小竹竿,再看看夥計。

“沒有嗎?那這口水味是哪來的?”

然後直接扯著夥計俯身:

“妳聞聞,妳聞聞,這口水味重的,是不是?”

夥計不要說聞,就

是想想都要嘔吐。

“林少,林大人,真的沒有口水味啊!”

林西冷笑:

“真沒有嗎?是老子鼻子出問題了,還是妳鼻塞了?”

直接將盤子端起來,遞過壹雙筷子。

“沒有口水味是吧?那妳直接吃壹個我看看,來吃!”

直接就把盤子杵在了夥計嘴邊。

夥計快要哭了。

他平時也欺辱過林西,但是不是那麽積極。

此時本來想看林西吃口水來著,卻沒想到自己要被逼著吃林二勺的口水。

此時,林伯庸的臉上很不好看。

林不窮似笑非笑地望著他,讓他不知所措。

“我說林燒餅,妳丫的吃不吃?信不信老子砸開妳頭頂,直接給妳灌下去?”

林西直接翻臉,怒視長壹張燒餅臉的夥計。

林燒餅忍著翻騰的胃部,哆嗦著接過盤子,開始壹口口地吃,那臉肌扭曲的,比吃翔還難看。

林西冷笑,雙手環抱,等著林燒餅更大的反應。

林燒餅吃了幾口,終於忍不住,嗷噗壹聲,蹲在地上嘔吐起來。

盤子和筷子都扔了。

這還用再解釋嗎?

林燒餅的反應證明了壹切。

林不窮看著林伯庸。

“林掌櫃,妳就是這樣管理酒樓的?”

林伯庸氣血上腦,快要氣瘋了。

什麽時候吐口水不行?非要在大管家在的時候,出這樣的幺蛾子?

林伯庸起身沖向後廚,壹進去,立即呆住了,渾身哆嗦到肉都要掉下來。

“妳們……妳們做的很好……”

此時,林不窮出現在林伯庸身後,淡然地看著後廚正在發生的壹幕。

此時的後廚中,壹眾廚子幫工夥計,正壹個個排著隊,朝著林二勺端著的第二盤菜裏吐口水。

此時正在吐著的壹個夥計,長得瘦小幹枯,有名叫做林毛猴。

咣當啪嚓!

林伯庸壹出現,林二勺手壹哆嗦,打飯了菜盤。菜盤落地粉碎,菜肴落在他腳面上,骯臟汙穢。

“我…… 我……”

林毛猴正要吐出口水,見此壹回頭,嚇得嗷壹嗓子,直接倒地暈厥。

其他廚子夥計戰戰兢兢,腿肚子轉筋,面面相覷,臉色死灰。

不用林不窮說話,林伯庸直接怒吼。

“林二勺妳個狗|娘養的,還有妳們這幫孫子,給老子聽著,從今天起壹年之內,沒有壹分錢工錢,吃飯就是剩菜泔水,誰敢再出幺蛾子,看本掌櫃不剝了他的皮!”

……

至少在壹個時辰之後,林西桌子上,擺上了他要的四菜壹粥。

林西看著林不窮,低聲道:

“林叔,要不……壹起吃點?”

林不窮渾身壹顫,心中感動。

林西雖然是個廢柴,但是從沒聽說過他主動稱呼誰為叔伯。

他知道,這是林西在對他表達壹種感激和認可。

但是他微笑著道:

“叔不餓,妳吃,多吃點,長身體呢……”

林西古怪壹笑:

“是啊!吃不飽,咋搞事?”

呃……

林不窮無語,林伯庸頭皮發麻。

這是……準備吃飽喝足找後帳了?

林西拉著小竹竿坐下。

“沒吃早飯吧?來,跟哥壹起吃!”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