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前男友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前男友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前男友

壹個半小時的時間,李雲道正好深入研究了兩個全新的案例,十力口中的《大悲經》恰好收尾。走下樓梯的時候,雙胞胎早就已經坐在沙發前玩著《街霸》,大雙故意沒有理睬樓梯上的兩人,小雙也只是飽含挑釁地撇了李雲道壹眼便將目光轉移到了碩大的液晶顯示器中去了。不過顯然雙胞胎都有些心不在焉,剛剛看了壹眼李雲道的小雙更是發揮連連失常,以往能完勝大雙的他居然被哥哥的大招逼到角落裏連連防守卻找不到機會出招。

邁下最後壹階階梯時,恰好七點整。“給妳們半小時時間吃晚飯,邊吃邊聽《新聞聯播》。”李雲道徑自走到餐廳,打開餐廳中的電視。

雙胞胎似乎也因為這對“狐虎”組合的出現,對遊戲失去了興趣,加上的確也有些餓了,雖然表情還有些不自在,但還是在陌生的《新聞聯播》音樂聲中坐到了餐廳裏。秦家的保姆早就備好了壹桌子的菜,由於老爺子吩咐過在這棟宅子裏現在李雲道說了算,加上正好圓了下人們不想主動去招惹這對混世魔王的願望,所以菜早就備好了,卻遲遲沒有人來通知壹聲。

四個人,正好四菜壹湯,兩葷兩素加番茄蛋湯,不算多也不算少,卻不似住在這棟大宅子裏的大富大貴,相反倒有些憶苦思的韻味。來自山東的小保姆做菜還算可口,李雲道和十力自然沒有那麽多講究,雙胞胎似乎也早就已經習慣了菜的口味和數量,只是在動筷之前,李雲道的壹句話又再次打擊了雙胞胎好不容易在這個大刁民面前醞釀出來的胃口。

“壹邊吃壹邊聽新聞,回頭睡覺前我會考妳們,答錯壹題十個俯臥撐。”

“咳……”小雙秦瓊玖直接被嗆到了,還好轉得快,剛剛喝進口中的湯噴了壹地,遠遠看著的山東小保姆卻沒敢上來收拾地上的殘局,在她看來,只要這對在世惡魔不把惡作劇什麽的轉移到她的身上就謝天謝地了,其它壹切與己無關。這個從山東農村裏走出來的姑娘遠遠地打量著那個剛剛進門不到兩天的老師,有些佩服,也有些擔心,更多的是同情,因為她覺得,這個跟她差不多大的年紀的老師,可能在未來的某壹天,會遭遇跟前幾任差不多的命運,想到這裏,這個還算心地善良的姑娘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壹下那位同樣是從鄉下走出來的老師——對這對小惡魔,是日防夜防,防不勝防啊!

李雲道吃飯很快,不到四分鐘就已經吃光了碗裏的飯,半分鐘後,個頭足足比雙胞胎矮了幾個身坯的十力也放下了碗筷。

“雲道哥,今天誰洗碗?”

李雲道看了壹眼雙胞胎:“妳們倆自己定!”

雙胞胎再次被噎住了,這回連壹向穩重的大雙也忍不住了,含著壹嘴的飯,壹臉不滿:“洗碗?妳有沒有搞錯?我們是什麽身份?妳讓我們洗碗?”

李雲道翻翻白眼道:“妳們是什麽身份?妳們就是兩個成績爛到極致品德臭到老鼠都嫌棄做人還不如蟑螂不會學習不懂生活沒有禮貌連洗碗跑步都不行的小癟三。”

“妳……”啪壹聲,小雙火得直接拍桌子站起來,看架勢就要動手,但是卻看到李雲道身邊躍躍欲試的十力小喇嘛,頓時又泄了氣。

“我之前忘了,再補壹句,連打架也不行的離開了妳們爺爺就連飯也吃不上比乞丐還不如!”李雲道眼睛盯著餐廳的電視屏幕,壹邊處理著新聞聯播中的新聞信息,壹邊用各種惡毒刺激著兩朵從小就在溫度裏盛開的小花兒。

山東小保姆托著腮幫坐在廚房裏看得心驚膽顫,她清楚的記得,上回那位復旦的高材生老師不但被打還被雙胞胎用毒蛇嚇成了精神病,這回這位的下場會怎樣呢?模樣清秀卻因為家庭因素而不得不出來半工半讀的小保姆開始為李雲道擔心。不過,只是她現在還不清楚,需要她擔心的,到底是哪壹方。

打又打不過,罵又罵不贏,雙胞胎不約而同地選擇將飯菜視為敵人,恨不得把面前的“敵人”嚼得粉碎咽下去再吐出來再嚼再咽,如此也不壹定能解心頭之恨。

壹頓飯便在濃濃的火藥味中過去。放下碗筷的時候,雙胞胎剛想起身走人,卻被李雲道攔住:“洗碗!”

“妳……”小雙指著李雲道的手指微微發顫。

“還是我來洗吧!”小保姆戰戰兢兢地走出來,主動收拾碗筷。

雙胞胎不約而同地“哼”了壹聲,拔腿就想走,卻不約而同地被李雲道壹手壹個揪了回來。

“本來倒是可是讓她代妳們洗碗,可是妳們連最起碼的‘謝謝’都不會說,所以妳們還是必須自己動手。鳳凰,妳放下,讓他們做!”

“洗就洗,哼!”大雙眼珠子微微壹轉,拉著小雙壹起,拖拖拉拉地收拾了碗筷進廚房。

“我……”穆鳳凰有些驚慌失措,她沒想到李雲道真的讓兩個小少爺去洗碗了,老半天才反應過來,連忙搶奔進廚房,“還是我來,還是來吧……”

“鳳凰,妳出來,不想丟了這份工作,妳就出來安安心心地做其它事,廚房留給他們倆去折騰。”

“啊?”穆鳳凰顯然收到了通知,這棟宅子裏現在這位老師說了算,慢吞吞地走出廚房後,還是不放心地在廚房門口徘徊。

果真,不壹會兒工夫,廚房裏已經傳來三聲碎響,顯然已經有三個碗碟正式壽終正寢。

“對了,我忘了說壹句了,從下個月開始,妳們的零花錢從我這裏領,碎了的盤子碗什麽的,都從妳們下個月的零花錢裏扣!”斜靠在門上的李雲道壹臉人畜無害的微笑。

雙胞胎又是不約而同地壹聲慘叫,又心有靈犀地在心中呼喊:“老天爺啊,怎麽就不來道天雷劈死這丫天殺的混蛋老師呀……”

零花錢的威脅還是起到了不少作用的,至少隨後只聽過壹聲碎響,隨後便是小雙痛心疾首的呼喊:“我的錢啊,我的美女,我的車……”

八點整,李雲道鋪展開兩張大報,兩套墨筆硯早在今天出門的時候就已經購置好了。

“真練這破玩意兒?什麽年代了?21世紀了,妳還讓我們練這玩意兒?現在買個冰棍兒都用電腦記帳了,誰還用毛筆?”小雙壹臉哭喪,應該是對毛筆這玩意兒不太感興趣。相反,大雙秦瓊琚倒是在表面的反感之余,眼神裏透著股雀躍。

李雲道自己執筆,三吸間醞釀情緒,落筆。卻只寫了兩個簡簡單單的壹個“壹”字,又或者說是只是壹個筆劃,橫。

“就寫這個?”這回連大雙眼裏的熱情也熄滅了。小雙更是轉身就想走。卻被壹身暗紅喇嘛袍的十力攔住。

“自己選,要麽寫,要麽跟他再打壹架!”李雲道轉過身,揮了揮手,“字的大小必須跟上面我寫的壹樣,否則,後果自負!”說完,李雲道帶著小喇嘛回了二樓書房,做同樣的事情,練字,只是把原先每天下午要做的事情挪到了晚上。

李雲道寫完《得示貼》最後壹字後,十力也恰好寫完最後壹字。

“有進步!”李雲道只說了三個字,十力開心得仿佛得道成佛般。隨後,李雲道甩給十力幾本作業本:“幫他們看看作業,有錯的用鉛筆做個記號。我下去看看他們。”

李雲道出現的時候,雙胞胎正學著電視裏的武俠動作玩拆招,見李雲道下來,似乎有些心虛,不約而同地回到了書桌前。李雲道拿起那鬼畫符壹般的報紙看了壹眼,面無表情,小雙的雙手在桌下十指交叉,有些緊張,不過面上還是壹臉的桀驁和不在乎。“妳今晚睡前做壹百個俯臥撐,做完睡覺。”說完,李雲道又拿起大雙的“作品”,果然,大雙似乎有些底子,雖然滿張紙都是橫,但比弟弟的美觀度要好上不少。“妳,做壹百五十個。”

“什麽?壹百五?憑什麽?”大雙這回也安捺不住性子了。

“沒有理由,現在是兩百!”

“妳……”大雙氣得渾身發抖,眼看就想動手,只是暗紅色的喇嘛袍適時出現在身側。

“有時間在這兒磨嘰,不如花點時間去修正妳們的作業,十力已經幫妳們看過了,錯的已經在旁邊用鉛筆做了記號,自己看,不會的問十力,他會給妳們講解。”

這回再次輪回憤怒的雙胞胎目瞪口呆:壹個七八歲的屁大小孩幫他們批改初三畢業班的作業?這比母豬還可笑。

可是,拿到作業本後的雙胞胎卻再也笑不出來了。十力不僅幫他們指出了錯誤,而且在部分理科題目中還指出了該題有更為簡捷的解題方法。

不過,小喇嘛倒是摸著已經長出壹層絨毛的小光頭不好意思道:“只能幫妳們看數理化了,外語卻是萬萬不行的。”

接著,大小雙倒似乎真被小朋友刺激了,反復演算每壹道被十力指出來的錯題,果然,無壹例外地出現了失誤,就連小喇嘛指出有兩種或者三種更便捷解法的題,也的確有更為省時的方法。在壹道解析幾何上,之前用錯方法的大雙卡了半天也沒能理出來個思路,終於忍不住帶著驗證性質地向小喇嘛求救,十力三下五除二直接用三個步驟就得出了答案,再次讓大小雙同時折服。打也打不過,現在連學習也比不過,大小雙不禁有些氣餒。

解完最後壹道題時,雙胞胎面相覷,大雙疑惑道:“妳幾歲了?確定不是得了侏儒癥,裝瘋賣傻在這兒逗我們倆玩呢?”

十力很認真地掐指算了算,擡頭道:“如果按大師父帶我回山的時間來算,我應該己經六歲四個月二十三天,因為中間有幾個閏年,算起來比較麻煩。”

“可是……”大雙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按十力剛剛表現出來的水平,基本上可以去讀蘇州最好的高中了,而且肯定還是名列前茅的,“那誰平常教妳這些呢?”

十力指了指樓上,壹臉慶幸的模樣:“當然是雲道哥了。弓角哥只喜歡練武,徽猷哥倒是文武雙全,但他好像更喜歡做飯,只有雲道哥,喜歡給我講故事,給我講各種好玩的東西。”

“等等,等等,妳剛才說的什麽弓角,什麽灰油,是誰?”大雙似乎從小喇嘛的話裏聽出了些什麽。

“他們是雲道哥的兩個親哥哥。”

“妳剛剛說他們練武,他們厲害不?”小雙似乎更關心武林高手的事宜,此刻他已經琢磨著,如果李雲道真是武林高手,那壹定要拜師學藝,過幾天好回學校把幾個老對手好好地收拾壹頓。

“這個……我不知道……”十力不會說謊,他是真的不知道,厲不厲害,只有通過對比才知道,十力沒見過弓角、徽猷跟人動手,自然不知道兩個猛貨的武力值有多麽變態。

“跟妳比呢?”小雙還算聰明。

“那自然比我厲害,師父我要再過五年,才能打得過山上的牦牛,可是弓角哥空手就能摔死壹頭牛,徽猷哥也可以,不過他有了那桿槍以後,就不怎麽動手了,都用槍的。”

“空手?槍?”大小雙仿佛聽到了天方夜譚壹般。“妳就吹吧,空手鬥牛,還把牛摔死?妳以為妳哥是奧特曼?”

“奧特曼是誰?是高手嗎?”小喇嘛疑惑不解。

大小雙捧腹大笑,笑得直接擡不起腰:“是……是……,還真是高手!”

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比起李雲道,雙胞胎似乎更願意接受眼這個曾經把他們揍得滿地找牙的小喇嘛,雖然此刻小喇嘛正逼迫他們完成“晚課”——罰做俯臥撐。大雙勉勉強強做了四十個就徹底趴下了,小雙做了四十五個,也趴在房間的地板上怎麽也不肯動了。最後李雲道只說了句“妳還欠五十五個,妳欠壹百壹十,明兒接著做”就回房休息了,留下十力陪著全身酸軟無力的趴在地上喘氣的雙胞胎。

“和尚,妳哥是不是有病?怎麽這麽喜歡虐待人的?”

十力翻了個白眼,不屑道:“這就叫虐待了?像妳們這麽大的時候,大師父每天要讓雲道哥在山上跑三十公裏,回來還要做壹千個俯臥撐,就這點兒妳們就覺得虐待了?”

趴在地上的雙胞胎無力地對視壹眼,最後得出壹個統壹的結論:果真是不幸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可是,就算妳有陰影,妳不帶妳這樣折磨祖國未來花朵兒的呀!

十點三十。最後壹個案例研究結束,是萬科金色系列的營銷案例,李雲道晚飯後就壹直在琢磨這個案例,他不得不開始打心底裏佩服那位喜歡用各種方式來挑戰生命極限的中年大叔,寫下最後壹句點評:“或者生命的意義就在於不斷地創造奇跡,打破,再創造,再打破,繼續創造。”落筆時,李雲道輕輕合上書冊,喃喃道:“沒有我拖累妳們,或許早十年妳們也已經開始創造奇跡了。”

十壹點,熄燈入睡。十力睡床,李雲道繼續睡地板。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