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大叫,都盯着看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在公交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大叫,都盯着看

在公交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大叫,都盯着看

在如今這個時代,“富二代”猶如壹張人人反感的標簽,早早地就被打上了奢靡無度恣意縱欲的烙印,其實真正生活在這個圈子裏的人才知道,並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會迫不及待地把囂張兩個字寫在臉上,就拿秦家雙胞胎來說,盡管秦家眾人都把兩個紈絝當成了黃世仁周扒皮壹類的存在,但實際上除了會想盡辦法虐待歷任家庭教師之外,哪怕是對待鳳凰這樣的家庭保姆他們都稱得上是彬彬有禮,就連端茶送水時會說不忘說聲“謝謝”。

除了李雲道,雙胞胎還有壹位據說己經教了他們不少年頭的鋼琴老師,傳聞是上海音樂學院的退休老教授,住在太湖邊的渡假別墅裏,平時從來不會上門,只是每周五固定跟大雙通壹次電話,約定了時間後在雙休時由司機送雙胞胎到太湖邊去“修煉”半日的鋼琴。李雲道驚奇地發現,也只有在接到那位神秘鋼琴老師的電話時,平日裏恨不得每秒鐘都對李雲道張牙舞爪的兩個小家夥才會露出壹臉發自肺腑的恭敬,這不禁讓李雲道有些嘖嘖稱奇,琢磨著什麽時候壹定要見見這位高人的廬山真面目。

不過,雖然大小雙始終對李雲道抱有敵意,但是從清晨的跑步到晚上的新聞聯播和書法還都算堅持了下來。盡管說不上效果立竿見影,但最起碼在壹個星期後,就算跑上兩三圈雙胞胎也終於面不改色了。幾天下來,李雲道也發現雙胞胎還是有不少優點的,記憶力比同齡的孩子要高上起碼兩個檔次,只要晚上吃飯時認真聽《新聞聯播》,睡覺前基本上連政治局常委列席的順序也能壹字不漏地背出來,盡管不壹定知道那些大人物的名字怎麽寫,但是李雲道現在也不需要他們知道,只要他們每天聽,聽成習慣,聽到不聽就睡不著的境界。除此以外,壹個禮拜的功夫,兩個孩子倒是和小喇嘛打得火熱,居然會主動拿出珍藏的據說是絕版的漫畫手冊給小師父分享,也不知道是不是進門的第壹天十力的那壹手絕技就已經讓這兩個紈絝深為折服,反正兩個上了初中的小馬屁精圍著比他們足足小八歲的十力壹口壹個“小師父”喊得倍兒勤快。

轉眼又到了周五,五點三十準時到家後,大雙秦瓊琚居然破天荒地帶著小雙主動找到了坐在二樓書房裏的李雲道:“我們倆今晚要請假!”雖然大雙想擺出壹副理直氣狀的樣子,奈何跟躲在他身後的小雙站在壹起總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請假?”李雲道打量了雙胞胎兩眼,微微皺眉。

大雙見李雲道表情不對,連忙拋出自己的條件道:“晚上真的有事。作業明天可以做,大不了妳可以多給我們布置壹些課外習題做,新聞可以晚上回來上網看,練字的事情也可以挪到明天,也練雙倍的時間。”小雙站在大雙背後,連連點頭。

“嗯,自己註意安全。”李雲道頭也沒擡,直接給了雙胞胎壹個肯定的答案,以至於站在書房門口明顯有些戰戰兢兢的雙胞胎有點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顯然他們沒想到這個姓李的兇惡老師居然會這麽好說法,兩人壹下子都沒有反應過來。

“怎麽?想我把妳們留下來現在就練書法?”李雲道冷不丁地擡頭。

雙胞胎這才反應過來,逃離侏羅紀公園般地飛奔向樓梯,但是下了樓梯卻是壹反常態地把書包輕輕放到了沙發上,而不是向以前那般隨隨便便扔在地上等鳳凰來幫他們收拾,看到兩個小地主小心翼翼的模樣,天天跟在雙胞胎身後收拾殘局的鳳凰忍不住有目瞪口呆,雙胞胎已經離開客廳許久後,她才將視線從沙發上擺放端正的書包轉向二樓,此時某人正好在樓梯上出現,身後跟著那個早就在秦家眾人眼中披上壹層神秘色彩的小和尚。擅長理工科且嚴重偏科的鳳凰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和尚和喇嘛的區別,在她看來兩者應該沒有什麽差別,以至於前兩天她還特意為十力準備了不少素齋,最後卻發現滿桌子人吃肉最兇

的居然是這個在她看來應該戒葷腥的出家人。

李雲道沖鳳凰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就帶著十力準備出門,臨出門時才好像想起了什麽,突然回頭對滿臉紅暈的鳳凰道:“我們都不在家吃飯,妳自己看著辦吧。”鳳凰點了點頭,秦家雙胞胎以前也沒少幹這種她做了壹桌子菜也不回家吃的事情,只是壹桌子菜讓食量奇小的鳳凰總有種無力感。

李雲道和十力壹前壹後出門。“雲道哥,我們去哪兒?”

“跟著他們!”李雲道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今天的天氣不算好,五點半剛過天色已經有些灰暗。

聞言十力從喇嘛袍中伸出粉嫩的手指便開始習慣性地掐指頭,卻被李大刁民輕輕揪住小耳朵。

十力壹臉不解地擡頭,目光清澈。

“犯不著為這種事情觸動天機,我己經讓秦家的保鏢跟著了。”果然,李雲道話剛說完,幾聲脆響的音樂,秦家保鏢的第壹條短信已經發過來了。李雲道看了壹眼手機,壹手抄起小喇嘛:“走,他們還沒有走遠,我們也跟上去。”

秦家雙胞胎是偷偷翻墻溜出小區的,連保鏢、司機壹個都沒有帶,整個小區也就只有那壹處高壓電網的漏洞,也正好被他們鉆了這個空子。出了小區,走過幾條街,大雙仔細確認身後沒有尾巴跟著的時候,才揮手攔下出租。

“師父,到十中!”上車後,大雙和小雙並排坐著,司機是個年輕不算小的中年人,看了兩眼是學生,說的又是蘇州話,當下放松,也用壹口粘儒的蘇州口音道:“十中的學生吧?這麽晚,肯定是作業忘了吧。”

大雙嗯了兩聲,顯然有些心不在焉。

十中離秦家所住的大隱於市的蘇州頂級豪宅並沒有太遠的距離,雖然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但是只花了十分鐘時間就到了十中的路口。跟心不在焉的大雙有壹搭沒壹搭地聊了壹路的司機大叔似乎仍舊覺得意猶未盡,臨下車時還沖大雙擠眉弄眼地開了句玩笑“瞧妳們哥倆也不是十中的吧,肯定是來搶對象的”,壹句話幾乎徹底將秦家雙胞胎“秒殺”,小雙更是扔下車錢就拖著大雙落荒而逃。

開車的大叔說得壹點兒都沒錯,雙胞胎還真的就是來“搶對象”的,只不過來搶人的不是大雙,而是剛剛壹直坐在車上對著窗外車水馬龍發呆的小雙。

“哥,妳說徐家兄弟真的會帶人來堵小瑾?”拖著大雙的小雙有些緊張地看看身邊的人流和車流,顯然對今天的行動並沒有太大的信心。

“屁話,徐曉英和徐曉雄這兩個王八蛋是什麽角色妳難道不清楚?從幼兒園到初三,有哪天是不跟我們倆對著幹的?潘瑾可是爺爺給妳定下的娃娃親,妳青梅竹馬的媳婦兒都要被人搶跑了,妳還慫個屁?待會兒看我眼色,妳帶小瑾先走,我在後面掩護妳們。”

“哥……”小雙秦瓊玖終於咬了咬牙,“嗯!為了小瑾,豁出去了,幹妳妹的徐家兄弟。”

十中放學的時間跟大小雙所在的十三中差不多,不過大小雙都知道作為十中唯壹壹支青春樂隊的主唱兼吉他手,潘瑾每天放學後都跟樂隊成員壹起在學校排練壹個小時。

也正是這壹個小時,才使得在大小雙跟中無比卑劣的徐家兄弟有機可趁。徐家兄弟在上上個星期敲了雙胞胎壹頓悶棍,隨後又被雙胞胎帶人分別把場子給找了回來,吃了暗虧的徐家兄弟這周壹便在學校裏放出話來,周五放學後去堵小雙的女人,說是少則親個嘴兒大快朵頤壹番,多的就不用說了,自己想。

雙胞胎在學校也有壹群唯他們馬首是瞻的不良少年。壹收到這個消息,小雙立馬就急了,不管自己喜不喜歡那麽眼睛長在頭頂上的潑婦,關鍵問題是這個名義上是秦家媳婦兒的女人的丫頭要是真被徐家兄弟帶人堵了秦家兄弟的這才發生了願意用雙倍的作業量來換

取今天請假時間的壹幕。

“快,小瑾應該快出校門了,我們得加快點速度。”十中離出租車停靠的地方還有壹段距離,大小雙都不約而同地加快了速度。

在距離十中大門還有壹段距離的時候,秦家雙胞胎老遠就看到了吊而朗當地站在十中門口的徐曉英和徐曉雄兩人。說來也怪,徐家兄弟雖然也是同胞兄弟,非但長相不太壹樣,就連容貌氣質都跟秦家大小雙相距甚遠。

就在此時,壹個看上去約莫十五六歲的女孩子從校門口走了出來,同行的還有幾個看上去相對稚嫩的十中學生,應該都是這支青春樂隊的成員。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大多還在做著王子公主的童話夢,只是眼前的這個女孩子卻有股與眾不同的成熟。不過,就算是穿著十中校服,身高已經接近壹米七的女孩仍舊顯得鶴立雞群清新脫俗,就連堵在門口的徐家兄弟也有些目瞪口呆。雖然見過照片,卻沒想到照片上看上去略顯青澀的女孩子已經擁有如此的冷艷女王氣質,加上初中的男孩子壹般都會比較仰慕比他們成熟的女孩子,所以不光站在校門口的徐家兄弟有些看傻眼了,就連遠遠看著的小雙也不禁有些出神。

“餵,美女!”最好眼鏡黑絲老師範兒的徐家老大率先開口,壹張馬臉在開口的瞬間充血,雖然眼前的美女只是穿著壹身普通的校服,但小小年紀就閱女無數的徐曉英絕對相信那氣質那身材那臉蛋配上眼鏡黑絲制服回頭率絕對百分百,再加上那條足以夾死人的美腿,如果再花點時間好好兒地調教上幾年,將來指不定就是蘇城首艷。

不過,出乎意料地,這位叫潘瑾花季少女只是轉頭冷冷看了他壹眼,如同打量街邊的小貓小狗壹般,停留了絕對不超過壹秒鐘時間就徑自離開。在她眼中,這兩個長相猥瑣穿壹身十三中校服的小屁孩絕對比秦家兩個敗類還要沒出息,她的時間,不是用來花在這種無聊的人身上的。

徐曉雄見潘瑾不理睬哥哥,眼看就要離開,連忙幾步上前,擋在了潘瑾的面前,徐曉英也趕了上來,壹只興奮得微微有些發顫的手搭上了潘瑾略顯瘦弱的肩膀。徐曉英身高才壹米六出頭,加上有些微胖,怎麽看都不像是調戲良家的惡少紈絝,相反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的滑稽。

接下來雖然沒有發生英雄救美的壹幕,卻足以讓周圍壹眾人跌碎壹地眼鏡——飛速扣腕,弓腰曲膝,熟練尋找到支撐點,徐曉英微胖的身子在所有人的目光註視下如同沙袋般飛出兩三米遠——絕對彪悍到壹定程度的過肩摔。

大小雙緊趕慢趕,正好趕上徐家老大落在小雙腳邊,小雙秦瓊玖可沒有什麽悲天憫人的大情懷,自認為媳婦兒都被人調戲了的小雙同學有些惱羞成怒,經過徐曉英身邊的時候還不忘補上壹腳。

“小瑾,我來保護妳了!”到了潘瑾面前,秦瓊玖卻壹反常態地扭捏,就連說話的時候帥氣的小臉蛋上都透著股紅暈。

“妳們……”徐曉雄壹臉惡狠地退到徐曉英身邊,扶起哥哥。站起身後的徐曉英表情有些猙獰,很難想象壹個剛上初三的孩子怎麽會有如此表情:“妳們終於來了,曉雄,讓他們都出來,今天壹個都跑不了!”

徐曉雄得意地看了雙胞胎壹眼,開始吹哨子喊人。果然,壹聲哨音後,十多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子從校門不遠處的巷子裏竄了出來,顯然是早就埋伏在那兒。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流氓,個個兒紋著刺青,拎著棍棒,路過被大小雙保護在中間的潘瑾身邊時,還不忘吹個口哨,不懷好意地猥瑣上幾聲笑。不過,這群流氓囂張歸囂張,到了徐家兄弟面前還是會恭恭敬敬地喊聲“徐大少、徐二少”。

徐家兄弟看來很享受這個稱呼,剛剛被人摔了狗啃式的面子終於稍稍挽回,再加上看到雙胞胎微微變色的臉,徐家兄弟的氣焰更為囂張。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