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粗长还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受补了了啊 !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他的粗长还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受补了了啊 !

他的粗长还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受补了了啊 !

熟悉和了解秦家的人都清楚,秦家明面上的生意原先都是老爺子親自打理的,不過,秦家長子從政,從子從文,第三代的雙胞胎還在讀中學,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秦家後繼無人時,卻愕然發現不知從何時起,秦家的長孫女就已經隨老爺子出席各種常務董事會議。

去年秦家巾幗更是直接入主老爺子壹手創立的東升集團,老爺子也樂得撒手,相較而言,做了壹輩子隱蔽戰線工作的秦老爺子似乎更樂意親自去打理那些見不得光的產業。壹開始集團內部還有部分力量因為秦家巾幗的資歷產生過種種非暴力不合作的聲音,到今年公布公司年報時,所有不和諧聲音全都銷聲匿跡,年度120%的凈利潤增長,雖然占了後金融危機歐美國家緩慢恢復的大先機,但懂行的人都知道,秦家小巾幗在幾次關鍵時刻的拍板決策絕對起到了壹錘定音的作用。

單但那份魄力就足以讓那些叔伯阿姨們膽戰,最後的事實也證明,秦家小巾幗除了壹腔初生牛犢的熱血外,更多的是天才般的直覺和眼光。做生意的事情,原本講究的就是四分眼光三分運氣兩分魄力外加壹份口碑。

所以,秦瀟瀟出現在這個蘇州頂級豪宅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今年兩次唯數不多的在家的機會,都讓李雲道給碰上了,似乎這第三次也不例外。似乎就連雙胞胎也覺得少見多怪。

“姐,妳怎麽回來了?”見到秦瀟瀟,大小雙先是意外,接著表情便有些古怪了。

“妳們兩個小王八蛋倒是有些進步了,上樓洗澡去,我跟妳們老師有話談。”

出乎李雲道的意料,大小雙居然如同見了老鼠的貓壹般,不約而同地點頭道“嗯”,隨後便拉著小喇嘛壹起跑上樓去,留下秦家大小姐和李雲道在客廳中。

李雲道盯著這位本應該在大洋彼岸洽談鐵礦合作事宜的大忙人,對方的眼神始終落在面前茶幾上,上面放著雙胞胎白天“苦練”書法的成果。

李雲道也不催促,秦瀟瀟似乎更不急著開口。

客廳很靜,靜得連墻角立式古鐘的滴答聲都壹清二楚。

終於,秦家女人主動開口了:“知道我為什麽會突然從澳洲飛回來嗎?”秦家女人始終沒有去看仍舊站在入門位置的李雲道,她也不知道為什麽自己在這個時刻會有些莫名的心虛,她也只是幫北京的那位始作俑者傳個話而己。

李雲道搖頭苦笑:“我要是能未蔔先知,哪裏還會在這兒被妳們家的兩個活寶折騰?”

“他們是混蛋了些,不過妳這麽當面說我的兩個弟弟,就不怕我生氣?”

“怕,不過如果妳要真的會生氣,就不會帶我來這兒了。”

“妳很聰明。”

“還好。”

“不過我希望妳聽了我下面的話,還是會做壹個聰明人應該做的聰明事。”

“嗯!”李雲道點頭,卻怎麽也摸不透眼前這個心理年齡應該遠超實際年齡的女人,不曉得這女人葫蘆裏到底賣的是春#藥還是毒藥。

“我之所以會從澳洲趕著飛回來,是因為我的好姐妹要結婚了。”

秦瀟瀟頓了頓,李雲道微微皺眉。

“估計妳也猜到了,我這個好姐妹就是之前來蘇州的夭夭姐。本來我是要直飛北京的,但是她還是想讓我這個好姐妹親自回來跟妳說聲對不起,她食言了。”

李雲道慘然壹笑。

“對不起?她言重了。”

“話我已經帶到了,我還要趕紅眼班機,明天還要去當伴娘呢!”秦瀟瀟故作輕松地站起身,準備離開。從頭到尾整個過程,她都沒有看李雲道壹眼。

是不敢,是不忍,是不想,是不願,還是別的,其實她自己也不清楚。

秦瀟瀟與大刁民擦肩而過。‘

“能給我她的手機號嗎?”

秦瀟瀟頓住身形,似乎遲疑了半秒,隨後報出壹串數字,開門,關門,離開,始終還是沒有回頭看大刁民哪怕壹眼。

李雲道立在別墅玄關處,如同雕塑般足足半個小時。

淩晨的鐘聲響起,李雲道看了壹眼墻角的古鐘,自言自語道:“過十二點了,她今天就要嫁人了吧。”

上樓,回房,比往常多做了三百個俯臥撐,洗澡,攤開地板上的竹席,閉眼。

十分鐘後,大刁民陡然坐起,坐在床上呈打坐姿勢的小喇嘛巋然不動。

打開手機,壹字不差地輸入剛剛秦瀟瀟報得飛快的手機號,筆畫手寫,四個字:“真要嫁了?”

不到壹分鐘,短信聲響起。

“嗯。”

李雲道發:“肯定要嫁?”

那邊回:“是必須要。”

李雲道發:“喜事在哪辦?”

那邊回:“今晚北京飯店。”

放下手機,李雲道起身,打開櫥櫃,換下壹身地攤老頭衫,拿出在櫃子裏擱置了許久的襯衫西服,還是那套某人用版稅和打工掙來的錢幫他腐敗的壹身“阿瑪尼”。

惺忪著雙眼被吵醒的大小雙打開房門被換了壹身衣服的李雲道直接嚇醒了,如同打量怪物似的看了半天才認出眼前的人模狗樣的家夥居然就是幾個小時前逼著他們徒步走了十多

公裏的牲口。

“聽說網上可以訂飛機票?”

大小雙同時點頭,卻摸不清為啥這個虐待狂大半夜跑來問這麽小兒科的問題。

“幫我訂張票!”

“哦,知道了!”又恢復了惺忪狀態的大小雙打了個哈欠,準備關門回去繼續跟周公會面,門卻被硬生生擋住。

“現在!”

“什麽?現在?”

“對!”

“妳發什麽神經?現在幾點?”

“十二點三十。”

“大哥,最晚的班機是十壹點半,最早是要到早上七點,妳這會兒發什麽神經?”大雙不滿地指了指身後掛在墻上的鐘。

“那就訂第壹班飛機。”

大小雙這才發現,壹臉認真的李雲道並沒有開玩笑。

嘴裏嘟噥著什麽的大雙走回書桌,打開電腦,片刻後,邊盯著屏幕邊道:“七點到七點四十五的都賣完了,就剩下八點鐘的還有。”

“從蘇州到北京要飛多久?”

小雙不假思索道:“如果沒有空中管制,頂死兩個半小時。”

“那就八點的!”

可是大小雙卻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壹臉帶笑地看著李雲道,這回連小喇嘛的威攝都不起作用了。

“告訴我們,妳去北京幹嘛?是販毒還是接了單子要去把誰做了?”小雙仍舊認為李雲道是個深藏不露的江湖大人物。

李雲道哭笑不得:“只是去見壹個女人!”

“見壹個女人?妳肯定撒謊,別以為我們是小孩子就可以隨隨便便地騙得了我們,我們可是⋯⋯”

沒等大雙說完,李雲道便道:“她明天要嫁人了,所以我必須要去。”

大小雙異口同聲驚異道:“搶婚?”隨後,似乎覺得李雲道是同道中人的小雙很意味深長地看了李雲道壹眼。

李雲道徹底無語。

大小雙卻壹下子來了勁頭,這回不用李雲道催促,小雙壹邊不停地嘮叨“有沒有更早的”“看看更便宜的有沒有”。

十二點四十五分,兩張機票在大小雙這兩個狗頭軍師的搗騰下正式搞定。

“妳怎麽去機場?市內倒有機場大巴,不過五點多才開第壹班!”忙了小半天的大雙回過頭問李雲道。

李雲道這回楞住了。

“哈哈,傻了吧?跟我們來吧!”

大小雙也換了身衣服,領著李雲道到了地下室,地下室有壹處是影音室,影音室邊上有壹扇門。大雙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打開,壹股汽油味撲面而來,打開燈,赫然是壹輛銀光閃閃的邁巴赫62,看樣子保養得不錯。

“我老媽的車,不過她人在國外,壹般很少開,都是黃伯伯每個月固定拉出去跑壹跑,保證性能。”小雙坐在邁巴赫的駕駛席上得意洋洋,卻被大雙攔了下來,“我來開,妳開車不穩,今天有大事兒,妳別誤事兒!”

小雙居然出奇地好說話,爬到了副駕位置上,李雲道帶著小喇嘛上了後座。

大雙開車壹如他沈穩的性格,車技不錯,加上深夜,路上幾乎無人,不下十分鐘就上了高速。

上了高速後,壹路120碼,從未超速,壹路順順當當。

淩晨三點二十,到達虹橋,找了停車場把車停下,由於是深夜,機場的人不多,很順利地換了機票。

“妳們先回去吧。”對於雙胞胎的仗義,李雲道覺得總算沒有白在這兩個小家夥身上花心思了。

哪知剛剛借口去上洗手間的雙胞胎也變戲法般地掏出兩張同壹架航班的機票:“搶女人的事情,怎麽能缺了我們?”

大雙是覺得如果幫李雲道搶到女人,弟媳婦兒潘家小妞兒應該就可以死心踏地地跟小雙了。

小雙是覺得我搶女人的時候人家挺身而出,沒理由人家搶女人我不幫忙的,不然就太不仗義了。

只有小喇嘛念完壹卷金剛經後,便乖乖地坐在李雲道身邊:“雲道哥,休息壹會兒吧,今天會很累的。”

李雲道點了點頭:“我先去買包煙。”

買了壹包最便宜的煙,花了八塊錢,從來不抽煙的李雲道抽完壹根沒看清牌子的煙,便靠在座椅上閉目養神,不遠處的大小雙嘀嘀咕咕,似乎在商量著過會兒搶女人時的作戰方案。

深夜十二點五十整,邁巴赫剛剛離開秦家宅子,黃梅花就到了老爺子的書房門口,書房中老爺子居然還捧著那本《明史》,表情肅然。

“他帶著兩個小少爺開二少奶奶的車出去了,我剛托人查了查,琚少爺用信用卡訂了四張去北京的機票。”

“北京?”老爺子終於將目光從泛黃的書冊上移開,看著黃梅花,良久,才道:“北京啊,水很深啊!”

“您看我要不要跟過去?”

“妳跟我壹樣,壹輩子都是操心的命。我記得妳來電話說,好像他跟小石頭有什麽關系?”敢在國內喊那位中年大叔“小石頭”的人,屈指可數。

“嗯,據說那位身邊最近風頭正盛的人物是李雲道的親大哥。”

“哦?有這樣的事情?有意思有意思,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老爺子終於放下書冊,來

回在房裏走了幾回,“他那個大哥是個什麽樣的人物?”

“具體沒有接觸過,不想亂下定論,只是聽圈子裏的人說,前不久南面那邊不太平,歐瞎子覬覦那位有段時間了,前些日子從西面請了不少好手,想坐收漁翁之利,解決了幾個保鏢,卻沒料到那位身邊突然出現了個猛人,全都壹招拿下,據說這個猛人就是那位在昆侖山機緣巧合下碰上的,原本人家還不肯跟著下山,後來不知道為何,反正現在南面那邊道上都是關於這家夥的傳聞,捧上天去了。”

秦家老爺子點了點頭:“把他去北京的事情告訴小石頭,還有,跟瀟瀟說壹聲,讓她看著兩個弟弟,北京不比長三角,出了事情,麻煩得很。”

黃梅花出去後,老爺子在書房裏轉了壹圈,坐回書桌,拿後那冊《明史》,半分鐘後又放下,終於拿起電話,拔了壹個號碼,對方似乎接得很快。

“睡了嗎?”老爺子聲音很柔和,“有個事情,跟妳打聲招呼。”

上海,還是金茂凱悅。

深夜,門鈴響起。

弓角側身看了看貓眼,打開房間:“大叔?”

“準備壹下,明天中午的飛機去北京!”

“嗯!”弓角點頭。

大叔想了想,還是道:“妳弟弟明天也會在北京,聽說他可能會碰到些麻煩。”

弓角聞言,壹雙眼睛微微瞇起,巧妙地隱藏住了眼中淩厲的殺氣。

“弓就別帶了,北京那種地方,動手的機會不多。”

弓角點頭,送客,關門。

回到洗手間躺下五分鐘,聽隔壁沒有了動靜,再次起身,在打開黑色行李箱,幾件簡單的換洗衣物外,還有壹冊很厚實的《中國簡史》。弓角翻開書,第430頁,壹張發黃的字條,上面寫著壹行鉛筆字。

回到書桌前,拿起電話,按字條數字撥了壹個號碼。

號碼響了許久,才有人聽:“哥?”

“三兒有麻煩,明天,北京。”

電話那頭的青年卻淡淡壹笑:“我就在北京。”

從中年大叔進門後就顯得神經緊張的弓角這才微微放松:“嗯,我明天中午的飛機。”

“好!”

北京東三環,希爾頓酒店。

放下那支如同老古董壹般的手機,面如桃花比女人還要好看的青年神情冷浚。手機和號碼都是之前山裏那位不知姓名的老獵戶留給徽猷這個唯壹的徒弟的,說是反正自己也用不上,就送給這個亦徒亦友的青年當玩具了。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大兄弟!”東北音,多了幾份懶散。

弓角開門,微微皺眉,門口站著的壹個同樣俊異的青年,只是少了幾份妖氣,多了壹份邪氣。

“大兄弟啊,我哥不陪我喝酒,我只好來煩妳了!”不等徵猷開口,拎著壹箱啤酒的邪氣青年好像找到了組織壹般,趁徽猷壹個不註意,壹個閃身進了酒店房間,放下啤酒,壹手拎出壹瓶,單手用拇指彈開瓶蓋,力氣之大用勁之巧讓人咋舌。

“今天不喝酒,有事情要處理。”徽猷搖頭。

“啥?不喝酒?大兄弟啊,妳可不能這般不仗義啊?好歹兄弟跟妳壹起放倒過熊瞎子收拾過東北虎,也算是出生入死啊,妳說是不,來來來,陪兄弟喝幾瓶!”

徵猷還是搖頭:“中午跟我去接我大哥。”

邪氣青年終於不鬧騰了,壹臉好奇:“就是妳說的那個外家功夫比我哥起碼厲害壹甲子的猛人?”

“嗯!行不行?”

“當然太行了。我哥要是知道這個消息,絕對激動得睡不著覺了。不行,這會兒就得去告訴他去。”說完,邪氣青年瘋癲癲地開門出去,幾分鐘後,再次出現在徽猷房間門口,只是前面多了壹個只在下身裹了壹件浴巾的壯實漢子,壹身虬結的肌肉,身上傷痕累累,有幾處赫然是炸開過的槍傷,左胸大肌上紋著壹只赤紅色的貔貅,壹看就是外家功夫的行家,只是年紀看上去比剛剛的邪氣青年要大壹些。

“兄弟,小車剛剛說妳哥哥今兒要來北京?”

徵猷壹邊招呼兩兄弟坐下,壹邊點頭:“我弟弟可能要在北京惹上些麻煩了,我哥不放心。”

“就妳說的那個扔燎子進寡婦被窩的弟弟?”薄小車快嘴問了壹句,卻被哥哥薄大車壹眼我瞪縮了回去。

“麻煩?嗯⋯⋯”只披個浴袍的高大東北漢子深吸了口氣,“北京這地方不比其它地方,水很深,弄不好就沒過頭頂。小車,妳明天跟大兄弟壹起,接了李家大哥,幫著把麻煩壹塊兒解決了,在咱們自己的會所給李家大哥和三弟接封洗塵,晚上我先去北京飯店露個臉,隨後就到。”

被稱為東北第壹猛人的薄大車放話了,小車連忙應下,徽猷也道了聲謝謝,便各自散去。

夜深人靜。

誰也不知道,明天,會在北京發生些什麽。

對於普通人來說平凡的壹天,可是對於有些人來說,卻會因為壹些事情有些事情改變壹個人的壹生。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