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牛一样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横冲直撞!!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他像牛一样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横冲直撞!!

他像牛一样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横冲直撞!!

昆侖山流水村裏上到八十下到三歲的娃娃,都覺得山上那座喇嘛廟裏的大個子憨憨傻傻,如果不是當年應對野狼群時如同金鋼怒目般的發威,或許現在還會有人敢時不時地戲弄壹下這個八歲身高就超過壹米六五的大塊頭。可是,現在就算是憨傻可笑的大個子樂呵呵站在他們面前讓他們玩些小聰明的遊戲,那些真的吃過熊心豹子膽的維族人也不敢。

但他們不知道,就算是文武雙全的徽猷也不敢說自己的腦子比弓角更好用?純憑武力,能單手搏昆侖山的壹眾野牛?那是笑話。只有李雲道心知肚明,之所以所有人都覺得弓角是古代演義小說中的莽將壹類的人物主要是因為他的武力值實屬變態,以致於其他人會完全忽略他的智商因素,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壹切陰謀詭計就如同鐘馗面前的魑魅魍魎。

自己在昆侖山困讀了二十五年等身書,兩個原本應該鷹擊長空的存在也陪著自己傻呵呵地困在山上。既然從昆侖山出來了,李雲道就不想自欺欺人,兩個虎隼般存在,應該有他們自己的未來和生活,而不是讓他們為了自己這個苦讀了二十五年書的廢物而活。

雖然,昨天的那場沖突因為身邊這兩個如同遊戲外掛般的存在,而莫名其妙地結束了,但是給它李雲道帶來的沖擊卻是不可謂不感撼。到現在為止,那場沖突己經在他腦中重演不下無數遍,最終李大刁民只苦笑著得出壹個教訓——沖動的確是魔鬼!沖動了,就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不過,李雲道卻壹點兒都不後悔,甚至絲毫悔意都沒有,相反,他覺得能為蔡家大菩薩沖動壹次,哪怕吃了虧,胸口到現在還隱隱疼痛,他覺得都值,值到骨子裏去了。

但是,這兩個猶如遊戲中終極大BOSS般的存在要跟著自己回蘇州,李雲道是打死也不會同意的,哪怕那個姓蔣的真會如他所說,花錢找幾個跨省作案大梟級人物來取他的首級,他也不會同意。如果真是山跳,就要有隨時被禿鷲叼死的覺悟,如果不想做隨時等死的山跳,便要如同眼鏡蛇壹般,給每壹寸獠牙塗上毒液。

不過,這回似乎不用李雲道開口回絕,薄小車倒是先開口了:“都跟去蘇州,我看倒沒有必要。當年秦爺離開北京的時候應該跟蔣家那位有過君子協議,秦爺終生不入京,那位的手也不要伸到江南的壹畝三分田裏去。我估計蔣青天就算想動手,涉及到這種大問題上,他還是要請示壹下家裏的老爺子的。妳跟蔣青天的這事兒,說小不小,說大其實也不大,蔣家其實也沒那麽齊心地想把蔡桃夭娶進家門,首都誰不知道蔡家出了壹個神壹般存在的女人,蔣青天就算這回真利用蔡家老大的事情將蔡桃夭逼進蔣家門,那以後蔣家壹門也不得安生。所以,我估計,除了蔣青天那兄妹倆,這會兒蔣家對妳感恩戴德的,還真不在少數,更別說要打破當初的協議大老遠跑去江南舞刀弄槍了。”

薄小車分析得很精辟,李雲道看了壹眼薄二少爺,突然發現這個成天恨不得所有人都罵他吊兒郎當花花公子的薄家二郎,並不是別人想象中的壹無是處,難怪薄大車很多事情都放心交給這個總是壹臉邪笑的花花公子去辦,哪怕在生活的細節上有眾多病詬,那也會妨礙在事業上成為壹方梟雄。

李雲道突然覺得自己這只井底之蛙的京城之旅應該算是不枉此行了,見識了北方的壹線跋扈大少,也結識了薄家兄弟這對在東三省叱咤風雲的傳奇人物。男人的世界裏,除了女人便是男人,女人除了解決生理和部分精神需求外,最多能給予雄性動物本能的勝負心,而男人則會讓男人明悟,自己處在這個世界的什麽位置,自己還需要多少努力,才能爬到那個遙不可及的金字塔頂。

“小車,妳的意思是三兒回了蘇州,暫時不會有危險?”徽猷抿了壹口咖啡,純正的黑咖,不加奶不加糖,這種重口味乎跟這張堪比傾城絕色的臉蛋格格不入。

薄小車點頭道:“不出意外應該是這樣,但難保蔣青

天會不會發神經。我跟這二#逼貨沒多少交情,但總算有些往來,在道上也沒少聽說他幹過的那些喪心病狂的事情。要不是礙著蔣家,放在東北,這種貨色早被我扔到倉庫裏,找個斷背的來圈圈他個叉叉,爆爛他的菊花!”

坐在壹邊,壹直沈默著晃動滿是梵文轉經桶的十力嘉措慕然睜眼:“放心好了,沒事的!”誰也沒有註意,昨天的沖突,從頭到尾,小喇嘛都沒有出手,誰都覺得這個還需要人抱的小男童這場沖突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是眼前這個小家夥的變態之處,估計只有坐在喇嘛寺中悟著“壹花壹世界壹歲壹枯榮”這種大禪機的老喇嘛才心知肚明——韋馱既出,羅剎鬼盡伏!

弓角與徽猷同時看著十力微笑,壹頭青絲面如桃花的男人輕聲喃語:“真動了三兒,三日必屠盡蔣氏壹族!”

薄二少爺直接將口中的咖啡噴了鄰座的黑絲美腿壹身,連忙道歉還不忘習慣性地眼神勾引那位被殃及池魚的職場美女,剛要發作的黑絲美女頓時偃旗息鼓,連說不要緊的時候還不忘搔弄兩下頭發給薄二少兩個媚眼。不過,薄二少只是習慣性地撩撥了美女幾個眼神,最終還是壹眼崇拜地看著徽猷:“我說哥,不帶妳這樣的,動不動就滅人家全族。這樣不好,真的不好。不過說真的,哥妳要真去,別忘了喊上我,我惦記蔣家那小妮子有段時間了……”

話還沒說完,薄二少再次目瞪口呆,那頭柔順青絲被李家大刁壹個飛身過去,揉個跟草窩沒什麽兩樣,而薄二少心中空手搏熊的大英雄卻只能壹臉小媳婦兒般的委屈,薄二少看向李雲道的眼神又是壹汪汪的崇拜,估計也就只眼前這位猛人才敢去揉亂那頭青絲。

“我再說壹次,妳倆都聽好了!”順帶著,李大刁民又給了無辜遭殃的弓角壹記暴栗,看大傻個兒還是壹臉憨笑,又給了壹下,“都聽好了!這是法制社會,人也不是山上的山跳牦牛,說宰就宰,大師父不是說了嗎,上天有好生之德,枉動殺念,死後都要下地獄的。殺了人,可是要吃槍子兒的,妳們這兩頭壯實牲口不怕,我怕,我怕我們李家絕後!”

提到李家“絕後”這個話題,弓角和徽猷同時點頭,在這個問題上,三兄弟意見壹致。

弓角樂呵呵道:“放心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徽猷點頭,難得壹臉微笑道:“三兒,妳要真相中蔡家那姑娘,我改天請薄家大哥去說個媒,好歹有個結果,能早生兩個娃叫聲二叔,我也樂呵!”

薄小車又差點兒把口中的咖啡噴出來:感情這李家老三跟蔡家女人真有些瓜葛不成?隨後,薄小車又在心中不停意淫,趕明兒眼前的李雲道真把蔡家女人征服了,上了床生了娃,咱就可以出去拍拍胸脯大聲嚷嚷,瞅瞅,我家兄弟連蔡家那尊菩薩都征服了,娃都生了壹窩窩,還有啥樣的女人老子拿不下?

李雲道倒是真沒有薄家二少想的那麽樂觀,只是淡淡笑了笑,跟咖啡壹般微苦的表情:“先不說我,說說妳們倆,到底有什麽打算?”

見大家都將目光轉向自己,弓角撓撓腦袋,呵呵道:“我沒啥大想法,就跟著大叔混唄!不過,聽大叔的意思,好像是想讓我進廣州軍區鍛煉鍛煉,出來以後再跟著他,三兒,妳腦子好用,給哥出出主意唄。”

李雲道點了點頭:“大叔自己就是從蘭州軍區出來的,所以對軍隊還是很有感情的,估計他是想按照自己的路子培養妳。大叔既然開口了,估計把妳這個超齡新兵蛋#子塞到廣州軍區裏也不是什麽大問題。主要是當什麽兵,大叔有提嗎?”

弓角壹臉憨笑:“好像是海軍,說是過了新兵選拔,能進什麽隊更好!”

薄小車愕然:“海軍陸戰隊?”

弓角恍然:“對,大叔說的應該就是這個,薄兄弟,妳說的這什麽陸戰隊牛不牛#逼的?”

薄小車猛地壹拍大腿,把鄰桌那位媚眼美女又嚇了壹跳:“牛#逼,簡直太牛#逼了。妳們可能不知道,就特種作戰能力,廣州軍區這幾年在七大區的大比武中連連團體總分第壹,個人單項成績更是壹年好過壹年,據說那些好手都是從海軍陸戰隊裏挑出來的。廣州軍區跟成都軍區有點兒相似,當初國家給它的戰略任務是策應成都軍區威攝東南亞,還有更重要的就是登陸和反登陸作戰,這對個人能力和裝備要求都非常高,所以,論特種部隊,個人能力最強的都在南邊兒,裝備最好的也是南邊兒。嘿嘿,這裏頭學問可大了去了,要不是我哥不讓我進軍隊,哎……徽猷,說句

妳不愛聽的,妳哥要是真能進那支南國利劍部隊,將來的成就肯定不亞於妳!”

徽猷笑道:“愛聽,這話我愛聽極了!”徽猷真是難得笑得這麽開心,雖談不上壹笑傾城的程度,但起碼已經讓周邊不少雌性動物蠢蠢欲動。李家三兄弟同時微笑,誰都知道,李弓角這只藏於昆侖山二十五年的猛虎要麽伏山假寐,如若下山,必定有大作為。

“妳呢?漂亮妞兒,給爺笑壹個,別成天崩著個臉,這樣不好,真不好!”李雲道又揉亂了徽猷剛剛理順的壹頭青絲,壹個揉壹個理,從小就是這麽過來的,兩人早就習慣了這種對話方式。

徽猷壹臉委屈地順著頭發,待頭發理順了,這才緩緩道:“我想出國去看看!”

“出國?”李雲道、弓角和薄小車三人異口同聲。

“嗯!”

“哥,不帶妳這樣玩的,我哥好不容易相中妳這個好幫手,妳走了,這讓我們兩兄弟怎麽活呀!”薄小車拉著徽猷的手,壹臉被棄怨婦的哭喪樣,讓周邊眾美女同時對他們兩位產生壹些不必要的誤會。

徽猷抽出手,認真道:“這件事我已經和大車兄弟商量過了,他也給了我壹些建議,說是過兩天會帶我去見壹個人,之後要封閉訓練大半年左右,然後才會出國。”

薄小車瞇眼想了片刻,突然恍然道:“不會吧?我哥讓妳幹那行?”

“哪壹行?”弓角不解道。

薄小車神秘兮兮地看著李雲道,又看了壹眼用手機聯網遊戲的雙胞胎:“三哥,妳知道他們家老爺子之前是幹什麽的嗎?”

李雲道搖頭:“沒打聽過。”

薄小車笑而不語。

徽猷卻突然道:“說穿了,就是做情報工作,我想出去看看,這應該是壹個很好的機會,三兒,妳怎麽看?”

李雲道凝視徽猷那對漂亮的眸子,他很想知道,這壹次,這個比娘們還要漂亮的二哥到底在想些什麽。其實,三兄弟中,就屬徽猷文治武略最為平衡,性格又極為內斂深沈,以他的學識和身手,稍加專業培訓就完全是壹個合格的情報工作人員,只是哪怕李雲道不了解這個領域,用屁股想也知道,這是壹個非常危險的工作。

“真的很想去?”

徽猷點頭,漂亮的眸子中眼波流轉,天曉得這個妖孽出國後會有多少外國美女自甘情願地俯首稱丞。

李雲道沈默了許久才開口“試試吧!但壹定要答應我,無論如何,留著壹條命回來見我!”國家利益固然重要,再是對於大刁民來說,什麽也重要不過兄弟的命,這是大刁民骨子裏的執拗,誰也改變不了。

“三兒!”徽猷欲言又止。

李雲道會意:“妳們壹個安安心心地去參軍,最好那什麽什麽南方利劍的劍刃都給老子磨平了再出來,還有壹個也定定心心地去戲弄那些羅剎鬼子,不多幹掉幾個大從物不多偷幾個導彈航母的設計圖回來,都不叫功德圓滿。我這邊兒妳們放心好了,我就壹個小小的家教老師,撐死跟街上的賣盜版書的小商販砍價聊天,弄不出天大的麻煩的。”

薄小車聽得有些哭笑不得:什麽叫弄不出天大的麻煩?單槍匹馬就敢上北京搶女人,搶的還是蔣家大少將要納進門的女人,這還不叫天大的麻煩?

弓角與徽猷的目光同時轉向薄小車,薄小車連忙舉手詛咒:“老天爺在上,在妳們兄弟回來之前,我薄小車壹定保得李三哥周全,如背此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幸福和快樂的時光都是壹閃即逝去,三兄弟相會不過大半天的工夫又要各自分開,面若桃花的徽猷站在安檢口目送弓角和李雲道離開,哪怕李雲道過了安檢,隔著玻璃示意他回去,他仍舊佇立不動,薄小車倒是很理解地跟在身後,不停揮手。

“小車,三兒的性格我了解。如果我不在國內,妳也不需要花太多的心思,過會兒我妳的手機號發給三兒,如果真有天大的麻煩,再讓他打電話給妳,到時候還望妳看我的面子……”

“大兄弟,這是哪兒的話?好歹我們合作搏死過壹頭母熊吶,那可是過命的交情,妳兄弟不就是我兄弟嗎?況且了,妳覺得以我哥的性格,能讓三哥吃虧到哪兒去?昨兒晚上我大哥就給江南的壹些朋友通過氣了,妳還別說,我哥壹張面子,在江南那片兒的東北漢子心裏,還是有些份量的。”

薄大車親自開口,東北黑土地走出來的漢子,豈有不答應之理?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