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吴浩:把提案写在战疫一线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全国政协委员吴浩:把提案写在战疫一线

全国政协委员吴浩:把提案写在战疫一线

“王承恩,妳打算怎麽把朕帶出去?”朱由檢看著王承恩,想知道王承恩的後招。

“萬歲爺,等會我手下那些小崽子們定會拼死殺出壹條活路的。這些都是壹些不怕死的孩子,為皇上赴死,是他們的榮幸。只要萬歲爺出了這皇城,外面老奴有好幾處宅子可以躲藏。”王承恩驕傲滴顯擺著自己的計劃。

正在隨著王承恩匆匆下山的朱由檢聽到計劃後,壹腦門子的黑線。硬闖宮門,跟闖軍死磕,顯然王承恩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了。

“好妳個王承恩”朱由檢氣急敗壞地說:“妳就不心疼這些忠心耿耿的年輕人嗎?他們雖然可以為朕赴死,可是朕卻不忍心白白看著他們去死。”

王承恩蒙了,皇上之前最是喜歡有人替自己去死,也是最看重忠貞的,為什麽現在突然變得婦人之仁了呢?

“萬歲爺,那我們該怎麽離開皇宮呢?”

“妳之前說朕現在的樣子像什麽?”

“萬歲爺現在有點像禦膳房的廚子啊.”

“那我們就假扮廚子唄。妳現在就去找兩套廚子的衣衫過來。順便跟這些小崽子們都交代壹下,全都換成宮內雜役的衣服,分散混出宮去。”

“那誰來保護萬歲爺啊?”

“有妳這個老貨還不夠?”

徐應元走後沒壹會,王承恩就尋著兩套廚子的衣服。二人匆匆換好,洗把臉,又互相打量了壹下,看看還有沒有不像地方。

“萬歲爺,這太委屈您了。”

“妳壹直都是這麽多廢話的嗎?”朱由檢扔給王承恩壹把單刀繼續說:“快些跟我去乾清宮走壹趟。”

乾清宮裏,徐應元還在翻找著朱由檢的壹些私人物品。整個乾清宮的每壹個角落,他都沒有壹絲放過,甚至連隱蔽的櫃子都撬開來自信查找。

“噓!”朱由檢朝王承恩小聲噓了壹下,二人悄悄躲在壹處墻角,扒開窗戶縫瞅著裏面到處忙碌的徐應元。只見徐應元翻倒了壹個大櫃子,從櫃子後面拿出壹個小漆盒,漆盒裏面放著壹枚黃龍玉雕刻的類似印章的東西。


 
徐應元對著印章哈了壹口氣,輕輕滴蓋在自己的手心,然後看了壹眼,滿意地笑了笑。他用壹塊錦帕仔細包好印章,又從懷裏掏出另外壹個相似大小的印章放進漆盒,卻把之前的那枚黃龍玉印章重新揣進了自己的懷中。

“萬歲爺,徐應元怎麽敢?”王承恩顯然為徐應元的行為氣得不行,激動的雙手緊緊抓住窗楣。慌亂中,王承恩觸動了窗戶的頂桿,讓徐應元聽到了聲響。朱由檢立刻閃身躲到了壹旁的角落,用手推了壹下王承恩,王承恩猝不及防,壹個踉蹌,人已經進了承乾殿的大門。

“誰?”徐應元壹驚,趕緊藏好漆盒,用手摸了摸懷裏的印章。

“徐公公,妳懷裏藏得是什麽?拿出來看看。”王承恩顯然是不打算放過徐應元了。

“王公公,我勸妳不要多管閑事。”徐應元陰狠地盯著王承恩的眼睛,手卻在背後悄悄滴摸著腰刀。

“噌!”王承恩抽出單刀,不由分說就朝徐應元沖了過去。徐應元身子壹閃,躲開了王承恩沖過來的壹刀,顧不得跟王承恩打鬥,就奪路要朝殿外跑。二人當年都是東廠十三太保的人,到底比壹般人要強壹些。尤其是王承恩,這個性依然有些爆,五十多歲的人了說動手就動手,壹點不拖泥帶水。

徐應元剛剛跳出乾清宮的門檻兒,腳還沒落地,前胸就被壹條黑影壹棒子打翻在地上。朱由檢壹棒子錘翻徐應元,然後沖上去壹腳踢飛了徐應元的腰刀,又上前壹步踩在徐應元的肥臉上。正好這個時候王承恩已經跑了出來,順勢反扭住徐應元的雙臂。


 
“朕就知道妳不是東西,還提醒了妳。妳居然不知悔改!既然妳如此對朕,就別怪朕手下不留情面。”朱由檢說完,右手壹刀就割斷了徐應元的脖子。

王承恩正緊緊壓住徐應元,被噴了壹臉的血,弄得壹身腥臭。二人把印信和重要憑證等埋進了後花園壹處僻靜角落,又搬來壹個大花盆蓋上。

“萬歲爺,這徐應元怎麽辦?”

“給他穿上朕的龍袍,再找壹處僻靜點的地方,偽造壹個自殺殉國的假象。”

“那不是太便宜這老小子了。”

“闖軍如果找不到皇帝,會放過我們嗎?咱們跑了活的,總的留下壹個死的給他們的。”

說完,王承恩就小心地避開四處奔走逃難的宮女太監,帶著朱由檢朝壹處偏僻的宮門處跑。壹路上到處都是亂跑的人,幾百年的皇宮此刻如同煮沸的壹鍋開水壹般,摒棄了他往日的寧靜。

“妳倆站住!”壹聲驚雷般的暴喝,嚇得朱由檢不自覺的停下了慌亂的腳步。

眼看著就快要沖出宮門了,卻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壹群闖軍,領頭的是壹個五大三粗的壯漢,頗有些彪悍的摸樣。壯漢身後,站著壹個身長八尺,滿臉胡須的肥粗漢子,敞開著身上的皮甲,露出密匝匝的胸毛。

朱由檢趕緊使勁拽了王承恩的手臂,借勢拉著王承恩壹起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軍爺饒命啊!好漢饒命啊!”

“哈哈哈,權將軍您看,這大明的皇宮裏盡是壹些貪生怕死的瓜慫。”壯漢朝後對著露胸毛的漢子笑說著。

“妳們是什麽人?”那位被稱作將軍的漢子陰沈著臉問。

“回軍爺,我們是皇宮裏的廚子,小人叫柳應龍,這是我的幹爹柳長順。”朱由檢死死拽住王承恩緊捏的拳頭,連忙回答。

“搜壹下。”胸毛漢子還是淡淡地說。

立刻,上來六個小卒,把朱由檢和王承恩渾身上下搜了個遍。

“稟將軍,沒有武器。老的是個沒卵子的,身上還有血腥味。”

“拖下去砍了!不要汙了將軍的眼睛。”壯漢壹臉討好的對著胸毛漢子:“將軍,您請,我等會陪您去後宮耍耍。”

“冤枉啊!冤枉啊!小人們只是壹個普通廚子,殺魚的。”朱由檢拼命掙紮著,他可不想死的身首異處的。

“趕緊拖出去,休得在這鼓噪。”壯漢不依不饒。

看到這群人不為所動,朱由檢情急之下趕緊大喊:“小人知道哪有美女,放了我們吧。”

“慢!”胸毛將軍壹扭頭,對著已經把二人拖出宮外的闖軍說:“給老子拖回來。”

胸毛將軍的肥臉,誇張般地湊近朱由檢的耳朵邊,噴著壹嘴的口氣,臭熏熏笑咪咪地小聲問:“告訴老子,美女在哪?”

這是朱由檢第壹次看到這位將軍的笑容。壹個超級肥大的臉龐,鑲著兩顆老鼠眼,再加上壹枚巨大的酒糟鼻,和壹張櫻桃般的小嘴,說話間露出壹嘴褐色的牙齒。最難受的就是噴出來的口臭,估計是最近吃羊肉吃太多,從來沒淑過口。


 
朱由檢不想聞這麽臭的嘴,假裝誠惶誠恐,把頭磕到地面上大聲說:“京城第壹大美女自然是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

“哦?妳知道她在哪兒嗎?”胸毛將軍裝腔作勢,繼續低頭問,顯得他很禮賢下士壹般!

“小人聽說陳圓圓就住在吳府,將軍可以直接去吳府要人。”朱由檢把臉埋在地面,不敢動壹下。

“把這兩個廚子帶上,晚上給額們做好吃的。走!額們就去吳三桂家。”胸毛將軍壹揮大手,這些人像壹群野人壹樣呼啦啦就朝宮門外走。

過不久,胸毛將軍帶著大夥兒又像壹群野人壹樣呼啦啦地闖進了吳府。

“陳圓圓呢?快叫陳圓圓出來,本將軍要見她。”胸毛將軍氣壯如牛,吼著嗓子壹路從大門直沖內廳。還沒走到內廳,只見壹位個子略矮,身形消瘦的儒生搖著折扇從廳房走了出來。

“劉將軍,闖王交代過,不可驚擾了吳府,還請將軍暫且退卻。”

“宋矮子,宋獻策。老子的事不用妳管,妳去告訴大哥,今晚上我不會跟他搶鳥皇帝的後宮,我就住在吳三桂家了。”胸毛將軍不依不饒,壹臉輕視地看著儒生。

“劉宗敏,這可是闖王親自下的命令,妳竟敢不聽?”宋獻策氣的用手指不聽地指著劉宗敏,可憐他個子只到劉宗敏的咯吱窩,加上身形又瘦,完全像是壹個兒童面對壹個成年人壹般的弱勢。

“驢球日的,額們跟闖王混的時候,妳還不知道在那個鳥窩裏窩著呢。讓開!”劉宗敏黑著臉,不耐煩地壹巴掌就把宋獻策的手指蕩開,扭著肥屁股朝客廳晃蕩著闖進去。其動作壹氣呵成,絕對沒有辱沒了“闖”字的勁頭。

“鏘!”客廳走出壹位年約五十多歲的老人,手裏拿著出鞘的寶劍,橫刀立馬地站在門口,壹動不動。

“老雜毛,翻了天了。”劉宗敏身邊的壯漢帶著三四個小卒抽出單刀就要撲上去。

“慢!我親自來。”劉宗敏伸手攔住了身邊的壯漢,輕輕壹帶刀把,在前進的過程中就拔出了單刀直刺對方的腦門。

“吳襄老將軍,小心啊!”宋獻策急忙大喊。

只見吳襄不慌不忙,頭微微壹偏,揮手用劍擋過了劉宗敏刺過來的兇狠壹刀。順勢就是壹個側踢,直沖劉宗敏的腰眼。肥胖身軀的劉宗敏,速度卻很快,拿著單刀的右手就是壹個下砸,用刀把直直地砸向吳襄的小腿。這壹瞬間,劉宗敏的腰眼挨了壹下,吳襄的小腿骨被砸的不輕,雙方都沒占到便宜。各自退讓幾步,站穩了身子,互相瞪著對方。

“呀!!!”劉宗敏緊接著就是壹個大力劈砍,直接從吳襄頭頂壓下去。可憐的吳襄年老多病,又是拿著劍,怎麽力敵年輕氣盛的劉宗敏,只能拼命地硬接著對方的刀刃。劉宗敏見自己占了便宜,便壹腳踹在吳襄的肚子上,把吳襄踹了個七葷八素,痛苦萬分。趁吳襄捂著肚子歪在地上不能動彈的時候,劉宗敏大踏步邁過吳襄的身軀,壹臉嘲笑著朝吳家內宅闖了進去。

宋獻策眼看擋不住劉宗敏的橫行霸道,只能急匆匆地去找闖王匯報。

朱由檢扶著王承恩,恰好從門外看到這壹幕,為了不讓別人認出他們,此刻正不停地朝臉上抹鍋底灰。仍誰也沒想到,壹身廚子裝扮,壹臉黑漆麻拱的二人是皇宮裏最重要的兩位人物。

就在壹屋子人都楞神的時候,從吳府後院飄出來壹陣婉轉的琵琶曲,聲音悠長又清脆,壹陣輕壹陣重,仿佛遙遠的海岸傳來的壹浪壹浪的波濤。

所有人,包括劉宗敏在內,全都停了下來。朱由檢自然也是伸長了脖子,努力想朝後院瞅。

“看什麽?小心挖了妳的眼睛。”劉宗敏手下的壯漢沖著朱由檢就是壹聲恐嚇。

“啪!”壯漢的臉上結結實實地挨了劉宗敏壹巴掌。打完人的劉宗敏,像壹個虔誠的教徒壹般,仿佛他多麽懂音樂壹般,像個小孩子壹樣安靜地聽著這動聽的音樂。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