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厉莉:将群众需求转化成上会建议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随便看看 > 全国人大代表厉莉:将群众需求转化成上会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厉莉:将群众需求转化成上会建议

劉宗敏挪動著灌了鉛似的雙腿,不自覺地繞過花廳,穿過長廊,隨著琴聲尋去。身後的壹幹眾人也都不自覺地跟隨其後,壹時間也沒有了尊卑大小,壹片平和。

“華筵回首憶當時,別後蕭郎尚寄詩;人說拈花宜並蒂,我偏種樹不連枝。......”伴隨著琵琶的輕柔又急促的伴奏,壹個鶯聲嚦嚦,嬌弱孱弱的聲音慢慢傳來,仿佛又萬千思念,萬眾情愫夾雜在聲音裏。纏繞住人心裏最堅強的心神,慢慢地把它燒化。

劉宗敏壹步又壹步,慢慢穿過幾株盛開的桃花,來到花叢中的小亭邊,像壹個癡兒壹樣看著亭子中心壹位手彈琵琶的女子。

朱由檢湊上前壹看,只見此女穿著微微絳紫色的衣衫,梳著活潑的發髻;壹張非常小巧的瓜子臉,鼻頭小巧,鼻梁堅挺,星眸微轉,瞳如黑星;彎彎的柳葉眉掛在淚眼婆娑的眼睛上,壹張不大不小的厚唇,帶動著小嘴輕啟,壹股似雲出岫,六馬仰秣的聲音淡淡的幽幽地飄出。讓看多了後世眾多女星美圖的現在這個朱由檢,也不禁有些心跳。

美女感覺到有人靠近,沒有停下彈唱的動作,只是輕微地朝眾人的方向低頭壹擡,翹著眼角看了壹眼。壹個肥臉亂毛,眼睛雖然瞪的很大,但是眼仁卻任舊小如黑豆的黑漢子;正撅著壹張紅紅的小嘴巴,努力張成鵪鶉蛋大小的樣子,還能明顯看到嘴角晶瑩剔透的哈喇子。

美女忍住了想要作嘔的沖動,正準備抽回自己的目光,卻發現了不遠處壹個熟悉的面孔,略微朝著那個面孔微微壹笑。因為王承恩就站在人群裏,大名鼎鼎的王公公,任誰都不能忽視。


 
美女的微笑讓貿貿然闖進後院的人群,尤其是男人,全都呆滯。出來王承恩,連朱由檢都不停地咽口水,呼吸都顯得略微沈重。


 
劉宗敏看到對方沖著自己這麽壹笑,整個身體像是被抽空了魂魄壹般,慢慢癱軟倒在亭子的護欄上。可憐肥胖的身體壓著護欄壹陣晃悠,原本顯得粗壯有力的胳膊,此刻像是被放掉空氣的皮球壹樣,軟塌塌地垂掛在肩膀上。

彈琵琶的美女沒有看見他壹樣,徑直起身收拾自己的琵琶,然後披上了壹襲披風,緩緩地朝內宅走去。

劉宗敏回了魂,摸掉口水,卻恰好看到壹群男人癡癡地看著美女的背影。壹股子兇煞的目光從劉宗敏的眼神裏飆射出來,包括朱由檢在內的現場所有人,頓時感覺到壹片利箭似的殺氣。

權將軍這是吃醋了啊!眾人趕緊些退卻,低頭退出後院,誰也不敢停留半秒。

“妳好像沒啥感覺啊?”朱由檢對著和自己壹起關押在馬棚的王承恩說。

“老奴是太監。”王承恩面無表情,癡癡地看著外面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麽。

“太監也算是男人吧。”

“老奴以前在皇宮經常見到圓圓姑娘。”

“妳是說剛剛那個彈琵琶的就是陳圓圓?”朱由檢很驚訝,沒想到自己第壹天穿越就見到了這麽多名人。

“萬歲爺以前也能天天見到她。”王承恩略微皺了壹下眉。

“哦!那以前我和陳圓圓那個沒?”

“哪個?”

“就是那個,那個~!”朱由檢擠了擠眉毛,壹副妳懂的意思。

“萬歲爺從來沒碰過圓圓姑娘。”

“我靠,朱由檢還是不是男人啊。”朱由檢輕輕地嘟囔了壹句。不巧,這句話被王承恩清楚地聽進了耳朵。

“萬歲爺您當然是男人,老奴才不是男人。”

朱由檢和王承恩有壹句沒壹句的閑聊著,壹直扯到太陽落山,還是沒人搭理他倆。看著門外站崗的闖軍士兵,朱由檢覺得跑肯定是跑不了的,只能暫時留在吳府了。不過,有劉宗敏在這,總比待在皇宮裏安全。

“妳們倆,跟我來。”中午那個壯漢又壹次出現在二人面前,還不由分說地押著他們倆朝吳府的內宅走去。

“來,圓圓,妳看這櫻桃多好,我剛剛親手摘的,甜死了。”遠遠地,朱由檢就看到劉宗敏正在內宅壹處廳房殷勤地圍著陳圓圓打轉,左手壹顆櫻桃,右手壹根香蕉。很顯然,對於劉宗敏來說,香蕉這種東西可能是他壹輩子都難得見上壹面的仙果。如此拿來獻殷勤,也是煞費苦心了。

可憐的劉宗敏,殷勤獻了壹堆,也沒獲得美人的壹個正臉。

“妳倆過來,給額做幾道皇帝吃的好菜來,讓陳姑娘瞧瞧。”劉宗敏看到朱由檢和王承恩走了過來,於是擼起袖子指揮二人說。

“不知將軍想吃什麽菜?”

“大肥的豬蹄髈來兩個,五指厚的肥膘肉來壹碗,三斤重的燒雞來壹只,另外再做壹道膻羊肉吧。都是額最愛吃的,陳姑娘肯定也喜歡,呵呵!”

看著壹身肥膘的劉宗敏,朱由檢覺得他是徹底沒救了,還沒等朱由檢想完,劉宗敏緊接著的壹句話就徹底顛覆了朱由檢對他情商的打分。


 
“陳姑娘,妳這麽瘦,就應該多吃點肥肉。”劉宗敏斜靠在陳圓圓的桌前,試圖用手臂去環繞著陳圓圓倩細的腰肢,壹臉無恥地說。

陳圓圓用余光察覺到壹只正準備伸向自己的毛茸茸的大手,頓時怒目壹擡,死死盯著劉宗敏的小眼。劉宗敏訕訕然壹笑,尷尬地縮回了那只毛手。朱由檢覺得,本來劉宗敏的情商可以打四十分的,現在看來,估計能打二十分了。

陳圓圓看了壹眼站在門外的二人,輕聲說道:“讓他們就在這外面做,我要看著他們倆現做。”

王承恩壹聽這話,眼露怒氣,陳圓圓故作不知。

“對,對。就依陳姑娘的,妳們倆就在外面做給陳姑娘看,要是做不好,馬上拖出去砍了。”劉宗敏連忙幫腔,順便火上澆油。

朱由檢看了陳圓圓壹眼,心道:“陳圓圓,是以前那個朱由檢不那個妳,妳別恩將仇報,賴到我身上啊。妳要是再給我機會,我肯定那個啥。”

想歸想,他可不敢此刻現場表他愛慕之心。就算陳圓圓美如天仙,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不然可真是壽星老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利用壹個收拾家什的機會,王承恩湊到朱由檢的身邊,悄悄問:“萬歲爺,您不會做菜,讓老奴來。老奴小時候家窮,大小粗活幹習慣了,隨便拾掇兩個小菜的本事還是有的。”

“妳小時候就會做豬蹄和燒雞,還是進宮之後當過廚子?”朱由檢壹臉鄙視地看著王承恩:“今天要是讓妳做,咱倆立刻在這掉腦袋。少說廢話了,麻利地,趕緊點火燒爐子。”

王承恩只好去點爐子,好的是吳家的爐子用的是木炭,好點燃。就這樣,王承恩還是費了不少的勁兒。

看著已經燒燃的炭火,朱由檢站起身,壹抖圍裙,朝自己腰間系好,又正了正頭上的毛巾,端起壹口鐵鍋,撲騰壹下就扔到爐子上。朝鍋裏舀上大半鍋水,蓋上鍋蓋,沒有半點猶豫。

壹鍋水正燒著的時候,朱由檢又提刀來到雞籠邊,伸手就抓起最大的壹只雞,大拇指扣住雞腦袋,其他四個手指握緊雞翅膀,右手迅速地拔下雞脖子上的壹撮毛,然後提起菜刀就是壹下子。

割喉,放血,褪毛,開膛,去內臟。

劉宗敏看著這壹套完整流暢的動作,笑瞇瞇地說:“圓圓妳看,皇宮裏的廚子就是不壹樣,今天我要把兩只雞腿都給妳吃。”

王承恩和陳圓圓像看到外星人壹樣看著朱由檢,他們倆的驚訝表情差點出賣了朱由檢。可惜,情商二十分的劉宗敏楞是沈浸在陳圓圓的身上,沒有察覺到周圍的異樣。


 
收拾完雞毛和內臟,朱由檢又表演了壹套豬蹄除毛的技術。燒紅的烙鐵滋滋溜溜地在豬蹄上面滾動,焦黃的豬皮若隱若現,成色不黑不白,紅黃的誘人。這又壹套行雲流水的表演之後,原本手腳遲鈍的王承恩已經徹底不再遲鈍,慢慢進入了狀態。

這壹場廚藝表演由朱由檢主廚,王承恩打下手,二人配合的是如魚得水。

壹盤紅艷艷的東坡肘子被端到陳圓圓的面前,美女淺淺嘗了壹口,閉上眼睛細細壹品,頓時柳眉舒展,睫毛微動,嘴角露出壹個迷人的酒窩。陳圓圓的第二次微笑,明顯是滿意了朱由檢的手藝。

可憐的劉宗敏,看到壹對兒酒窩之後,癡癡地盯著陳圓圓的臉頰,兩只腳又站立不穩,雙手勉強扶住椅子扶手,再壹次癱坐在椅子上。

“賞!”大手壹揮的劉宗敏,順手就從懷裏掏出四錠銀子,正準備全部遞給朱由檢,手到半空,盯著銀子又楞了壹下,仔細地抽回兩錠,快速放到朱由檢伸出老長的手掌中。

這壹幕,恰好被睜開眼的陳圓圓瞧見,陳圓圓鄙夷了壹下兩個貪財的家夥。劉宗敏看到陳圓圓正在鄙視他,於是又把另外抽走的兩錠銀子重新放回到朱由檢的手中,尷尬的傻笑。

“真是小氣!祝妳八輩子都被妞甩。”拿了銀子朱由檢從心裏咒罵,卻扭頭瞧見王承恩盯著自己的手中的銀子。

“別擔心,等會我就分妳壹半兒。”朱由檢對著王承恩,大方地小聲說。

“萬歲爺什麽時候為這點小錢兒動心了?”王承恩很好奇,皇上今天這是怎麽了,不光會做菜,還露出貪財的窮酸相。

“我以後只吃他們倆做的飯食。”朱由檢聽到裏屋傳出來的陳圓圓的聲音,渾身就是壹哆嗦。

這是賴上自己了啊!

“好,都依妳。來人,給這倆瓜慫在後院準備個小廚房房,以後他們就負責陳姑娘的吃食了。”這回,劉宗敏倒是真挺大方,只不過壹轉過臉就賣了心思。

“圓圓,妳看我什麽都依妳了,今晚妳就...”老爺們的花花腸子立刻就被他丟了出來。

“妳如果逼我,我立刻就死在妳面前。”憤怒的陳圓圓認真地盯著劉宗敏,然後就要朝柱子上撞。

“別,別。我不逼妳,我今晚睡廂房。”也不知道劉宗敏是怎麽想的,徹底沒有了之前的蠻橫勁。

看到作勢舉起雙手不再糾纏的劉宗敏,陳圓圓又壹次俏皮地壹笑,帶著期盼的口吻對著門外喊:“晚上我要宵夜,吃佛跳墻。”

劉宗敏第三次看到陳圓圓的笑,已經徹底不能自拔,迷迷糊糊地跟著說:“聽到了沒?陳姑娘晚上吃那個啥佛啥墻。”


 
朱由檢聽到“佛跳墻”三個字,又是壹個趔趄:“大晚上,妳壹個姑娘家家的,吃什麽不好,吃這麽麻煩的菜。故意刁難人是不?”

雖然說的很小聲,但是聲音還是被陳圓圓聽到,陳圓圓不滿地說:“妳倆剛剛說什麽呢?”這壹問不要緊,朱由檢立刻就被劉宗敏的毛手像抓小雞壹樣拎到門口。

“軍爺饒命,小的剛剛說想給陳姑娘做壹道香煎小牛排,請陳姑娘嘗嘗。”朱由檢趕緊求饒,實在是劉宗敏的手勁太大,目前這幅朱由檢的身子骨是受不了的。

“那好吧,我就要吃妳剛剛說的小牛排。”

躲過壹劫,朱由檢和王承恩回到壹間小廚房,廚房裏的廚子早已經被劉宗敏的部下趕了出去。目前,這間廚房以及旁邊的壹個臥房就成了二人的棲身之所。端著剛剛陳圓圓沒有吃完的菜,二人正準備進食,畢竟餓了壹天了,水米未進,肚子也是餓得打鼓。

“萬歲爺,妳先吃,我還不餓。”王承恩習慣性的讓朱由檢先動筷子。

“那我就不客氣了。”朱由檢拿起筷子正準備夾壹只雞腿,卻不料從門外飛進來壹只大毛手,壹眨眼就把雞腿給擼走了。

朱由檢定眼壹瞧,劉宗敏左手抓住那只蹄髈,右手拿著半只燒雞,嘴巴裏叼著剛剛那只雞腿,正砸吧著嘴。活像壹只饑餓的野狼,吃的是滿嘴流油。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劉宗敏的腳下堆了壹地的骨頭棒子,幹凈的連壹條肉絲都尋不見。

劉宗敏啃骨頭的技術,讓朱由檢無地自容;劉宗敏掃蕩食物的幹凈程度,更是讓朱由檢自愧不如!

“剩下的都是妳倆的了。”吃完東西的劉宗敏,指著空空如也的菜盤子壹臉大方地說道。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