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qq头像 > 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

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

 「你怎麽跑了,這天寒地凍的,你帶著孩子要去哪?」

「夫人,我不能連累你,像我這種人……不該給你添麻煩。」那花娘倔強地將淚水噙在眸底。「這是我的命,都怪我天真,以為給他添了個孩子,他就願意收我當妾……」

「你沒錯,要怪就怪那男人太薄情寡義,可眼前你要以孩子為重,好好將孩子扶養長大。」

「可是……」

「放心,一個你,我豈有保不了的道理?」鐵凝香勾笑地安撫她,而壽兒已經跑至身旁。「壽兒,帶著……對了,我該怎麽稱呼你?」

正要吩咐壽兒帶她上布坊,倏地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她的姓名。

「我……被賣進青樓之前,我爹總是喚我喜芽。」

「喜芽嗎?好名字。」鐵凝香笑瞇眼。「壽兒,就麻煩你路上照顧著喜芽。」

「大夫人,你還要上哪?」她那口氣讓人不安極了。

「想去瞧瞧眼前那陣仗……」她指著那一列身穿囚服、戴上枷鎖腳鐐的囚犯。

「哦,哪個啊……為了解決牢裏人滿為患浪費國帑的情形,每逢年節之前,官兵都會從大牢裏領出一批囚犯,帶到廣場上拍賣為奴。」

「嗄?囚犯賣身為奴?」

「這又和我們這種因為家境而賣身的奴隸有所不同,一旦犯罪進大牢的人,身上都有烙印,就算轉為奴籍,也只能成為最下等的奴。」壽兒解釋。

沒辦法,她這主子並非京城人,很多事都不懂,她自然要多講解一些。

「下等的奴?」鐵凝香有點想笑。

因為,不都一樣是奴嗎?

「一等奴,指的是王公貴族家中的奴隸,二等奴的話就像我,是大戶人家的奴隸,可是三等奴,就只能當苦力,不能住進大宅裏。」

這下她笑不出來了,極為厭惡這年代的迂腐陋規。

「所以,那一長列的奴隸都是要拍賣的?」鐵凝香問著,一手牽著喜芽,防她又逃。

殊不知,她這舉措看在喜芽眼裏,窩心極了,安撫了她內心的不安。

「是啊,價錢都很低廉,而且通常是被一些商人給買去當苦力,就算被操死,主人家也是沒罪的,但要是膽敢逃走,官差就會派人緝捕,倘若不從,是可以直接殺頭的。」

「……這麽沒人性?」鐵凝香咕噥著。

「所以,大夫人你可別跟去看,一個女人出現在那種場合,傳了出去,並不好聽。」瞧她直往前走,壽兒不禁好心地提醒她。

鐵凝香微撅起嘴。

確實,她不該太多管閑事,畢竟處在這人命似乎不太值錢的年代裏,要是一個不小心害死自己事小,連累別人,她就罪過了。

可是,不過是買個奴隸,應該也不算什麽大過大錯吧。

況且,剛剛那個男人幫了喜芽。

那個舉動在現代也許沒什麽大不了,可是在這種男尊女卑、階級制度嚴明的年代,他算是對姑娘家極友善的了,而且身為階下囚,明明自身難保他卻依舊樂意助人。

這種人,怎麽可能是什麽大奸大惡之人呢?

「你帶喜芽先走。」

「大夫人!」

鐵凝香不管壽兒的阻止,執意管這檔子事,但才走了幾步,屈瑞英便已迎面走來,教她頭痛地嘆了口氣。

「大嫂,玩夠了,該去布坊了吧。」她皮笑肉不笑地問。

「呃……再等我一下。」

「你又要做什麽?」橫步一擋。

「沒要做什麽。」

「那就跟我回馬車上。」屈瑞英只想趕緊把她送到布坊去,讓自家相公來整治她。

「嗯,再等我一下,讓我瞧瞧前頭是在熱鬧什麽。」說著,她就閃過她走向前去。

「前頭還能有什麽?不就是……」神色一變,屈瑞英小碎步地跟上,咬牙問:「你該不是想要去看拍賣吧?」

「是呀,弟妹真是聰明。」

「我聰明?你去看那做什麽?被拍賣的那些人全都是壞蛋,你不會愚蠢到想要……」

「就說你聰明,猜得真準。」鐵凝香笑著,加快腳步。

「你!」屈瑞英氣得直跺腳,一把拉住她。「那種拍賣一向是男人的場子,你一個婦道人家跟人家湊什麽熱鬧?」

「就看熱鬧嘛。」

「那有什麽熱鬧可言,倒不如去逛首飾鋪子。」

「好啊,待會再去瞧瞧。」輕輕拉開她的手,繼續往前。

多虧這個身體的原主人出身農家,雖然身材不顯粗壯,但力氣相較京城的千金小姐倒是大一些。

屈瑞英攔不住人,只得跟著走。

一小段路後,就見那列囚犯停在衙門前的小廣場上,此刻前頭圍了不少人,但鐵凝香還是硬擠了進去。 「你怎麽跑了,這天寒地凍的,你帶著孩子要去哪?」

「夫人,我不能連累你,像我這種人……不該給你添麻煩。」那花娘倔強地將淚水噙在眸底。「這是我的命,都怪我天真,以為給他添了個孩子,他就願意收我當妾……」

「你沒錯,要怪就怪那男人太薄情寡義,可眼前你要以孩子為重,好好將孩子扶養長大。」

「可是……」

「放心,一個你,我豈有保不了的道理?」鐵凝香勾笑地安撫她,而壽兒已經跑至身旁。「壽兒,帶著……對了,我該怎麽稱呼你?」

正要吩咐壽兒帶她上布坊,倏地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她的姓名。

「我……被賣進青樓之前,我爹總是喚我喜芽。」

「喜芽嗎?好名字。」鐵凝香笑瞇眼。「壽兒,就麻煩你路上照顧著喜芽。」

「大夫人,你還要上哪?」她那口氣讓人不安極了。

「想去瞧瞧眼前那陣仗……」她指著那一列身穿囚服、戴上枷鎖腳鐐的囚犯。

「哦,哪個啊……為了解決牢裏人滿為患浪費國帑的情形,每逢年節之前,官兵都會從大牢裏領出一批囚犯,帶到廣場上拍賣為奴。」

「嗄?囚犯賣身為奴?」

「這又和我們這種因為家境而賣身的奴隸有所不同,一旦犯罪進大牢的人,身上都有烙印,就算轉為奴籍,也只能成為最下等的奴。」壽兒解釋。

沒辦法,她這主子並非京城人,很多事都不懂,她自然要多講解一些。

「下等的奴?」鐵凝香有點想笑。

因為,不都一樣是奴嗎?

「一等奴,指的是王公貴族家中的奴隸,二等奴的話就像我,是大戶人家的奴隸,可是三等奴,就只能當苦力,不能住進大宅裏。」

這下她笑不出來了,極為厭惡這年代的迂腐陋規。

「所以,那一長列的奴隸都是要拍賣的?」鐵凝香問著,一手牽著喜芽,防她又逃。

殊不知,她這舉措看在喜芽眼裏,窩心極了,安撫了她內心的不安。

「是啊,價錢都很低廉,而且通常是被一些商人給買去當苦力,就算被操死,主人家也是沒罪的,但要是膽敢逃走,官差就會派人緝捕,倘若不從,是可以直接殺頭的。」

「……這麽沒人性?」鐵凝香咕噥著。

「所以,大夫人你可別跟去看,一個女人出現在那種場合,傳了出去,並不好聽。」瞧她直往前走,壽兒不禁好心地提醒她。

鐵凝香微撅起嘴。

確實,她不該太多管閑事,畢竟處在這人命似乎不太值錢的年代裏,要是一個不小心害死自己事小,連累別人,她就罪過了。

可是,不過是買個奴隸,應該也不算什麽大過大錯吧。

況且,剛剛那個男人幫了喜芽。

那個舉動在現代也許沒什麽大不了,可是在這種男尊女卑、階級制度嚴明的年代,他算是對姑娘家極友善的了,而且身為階下囚,明明自身難保他卻依舊樂意助人。

這種人,怎麽可能是什麽大奸大惡之人呢?

「你帶喜芽先走。」

「大夫人!」

鐵凝香不管壽兒的阻止,執意管這檔子事,但才走了幾步,屈瑞英便已迎面走來,教她頭痛地嘆了口氣。

「大嫂,玩夠了,該去布坊了吧。」她皮笑肉不笑地問。

「呃……再等我一下。」

「你又要做什麽?」橫步一擋。

「沒要做什麽。」

「那就跟我回馬車上。」屈瑞英只想趕緊把她送到布坊去,讓自家相公來整治她。

「嗯,再等我一下,讓我瞧瞧前頭是在熱鬧什麽。」說著,她就閃過她走向前去。

「前頭還能有什麽?不就是……」神色一變,屈瑞英小碎步地跟上,咬牙問:「你該不是想要去看拍賣吧?」

「是呀,弟妹真是聰明。」

「我聰明?你去看那做什麽?被拍賣的那些人全都是壞蛋,你不會愚蠢到想要……」

「就說你聰明,猜得真準。」鐵凝香笑著,加快腳步。

「你!」屈瑞英氣得直跺腳,一把拉住她。「那種拍賣一向是男人的場子,你一個婦道人家跟人家湊什麽熱鬧?」

「就看熱鬧嘛。」

「那有什麽熱鬧可言,倒不如去逛首飾鋪子。」

「好啊,待會再去瞧瞧。」輕輕拉開她的手,繼續往前。

多虧這個身體的原主人出身農家,雖然身材不顯粗壯,但力氣相較京城的千金小姐倒是大一些。

屈瑞英攔不住人,只得跟著走。

一小段路後,就見那列囚犯停在衙門前的小廣場上,此刻前頭圍了不少人,但鐵凝香還是硬擠了進去。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