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急着想结婚
亚洲av视频国产av视频在线_国产av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电影分享 > 她急着想结婚

她急着想结婚

 
   付了帳,步出店外,換爸爸孫立哲來電。

“妳人在哪裏?我去接妳回家。”男人講話阿沙力。

她失笑,今天真搶手。

“我跟媽在壹起。”

“妳最近都住在外公那邊?”

“嗯。”壹樣含糊應著,反正老爸不可能殺到前妻家。

“那妳找個時間回來,妳阿公、阿嬤很想妳,又很擔心妳。”唉,他又何嘗不是?就是說不出口。

“好,我過兩天回去。”

“我匯了壹點生活費給妳,自己去確認。”

“爸,不用……”

但孫立哲已掛了電話。

苗馥雨悠悠嘆壹口氣,錢不是萬能丹,但爸爸也盡力了。

坐計程車到三重舅舅家,是壹棟舊式的三樓透天厝,四樓還加蓋當神明廳。以前外公、外婆在市場做生意,掙了壹棟透天厝和壹間電梯大樓的公寓房子,有附電梯的房子比較好租出去,租金便作為老夫妻的退休金。而苗舅舅壹輩子都是公務員,雖無大富大貴,但日子過得十分寬裕。

當年苗集瑛離婚後,便帶著改姓的苗馥雨搬回娘家,壹起住在三樓透天厝裏,空間夠住,哥哥嫂嫂也沒有擺臉色,苗集瑛不否認自己松了壹口氣。

許多女人即使想離婚也不敢離婚的原因之壹,是經濟不獨立又沒有娘家可依靠,因為娘家回不去了,即使父母健在,也變成哥哥家或弟弟家,未嫁前的臥室早已被侄兒侄女占據,沒有容身之處。

不到三年苗集瑛便跟公司主管再婚了,第二任丈夫是新加坡人,生下壹對雙胞胎兒子後,便跟著移居新加坡。

苗馥雨不想移民,跟同齡的表姊苗珠華壹起上學也很快樂,外公、外婆便把她留下來,反正孫立哲按月都有匯生活費給馥雨,苗舅舅或舅媽便也沒說什麽。反而到了寒、暑假,祖父母那邊壹定會派車來接她過去住,唯恐苗集瑛搶先壹步把她帶去新加坡,喊別的男人“爸爸”。

父母離婚,不意外地她成了夾心餅幹;父母各自再婚後,她沒有變成人球被推來推去,可能老人家還在,她成了兩邊較勁的那條拔河繩。

可是對馥雨而言,她既不想跟繼母生活,也不想討好繼父,她總覺得她是回阿公阿嬤家或回外公外婆家,爸爸家或媽媽家都不是她真正的家,眼看他們和新生的兒子壹家和樂,她像是格格不入的第三者。

而這種空虛感是說不出口的,她沒有被排擠、被虐待、或言語霸淩,在他人眼中她不是受害者,而是兩邊都搶著要的嬌嬌女。

她甚至沒有在青春期搞叛逆,眼看著祖父母和外公、外婆年紀漸漸老了,她的“文靜乖巧”壹直是他們贊不絕口、備感欣慰的。

她有壹種喘不過氣的窒息感,渴望掙脫這壹切,有壹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給她歸屬感,她會跪下來答謝上蒼。

她急著想結婚,女生只要結了婚就會有自己的家了。她的丈夫不用太帥,長相端正就好,不要大豪門或小豪門,只須有穩定的工作即可,兩人相愛、溫柔、互信、忠誠,組織壹個平凡卻幸福的小家庭。

她的願望很奢侈嗎?為什麽輕易就破滅了呢?

在往三重的路上,她想了很多,不能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裏錯了。

不過下車之前,她不忘傳了壹封簡訊給康潤之:先回家和媽媽聊聊,再去旅行,會消失幾天,不聯絡了。

康潤之應該了解“不聯絡”的意思吧!

馥雨付了計程車資,外婆和母親已經跑出來迎接她,好像怕她會跑掉。

“瘦了、瘦了,簡直就不成人形了。”老人家都喜歡孫子看起來豐腴壹點,有福氣。

“瘦壹點好啦,阿嬤,省得花錢減肥。”

“減什麽肥?妳從小就瘦巴巴的,啊,現在都快變骷髏了,那家姓藍的到底是怎麽虐待妳的?啊,算了,妳阿公說不要再跟妳講那些事,要讓妳好好休息,好好的補壹補……”外婆的關懷比銀河更長,當媽的苗集瑛壹時也插不上話。

“阿嬤,我已經有補回壹點肉,妳跟阿公不要擔心啦!”進到客廳,馥雨對著外公再說壹遍,外公看她氣色還好,便不羅唆了。

苗集瑛拉著女兒到三樓的臥室,原本清爽的五坪大空間如今顯得擁擠,母女可以壹起睡的雙人床上堆了幾個提袋,地板上還有兩個行李箱。

苗馥雨看了傻眼。

“媽,妳全搬回來了?”

“怎麽可能?妳的嫁妝那麽多,高檔家具和電器用品根本沒法子搬。”

“算了啦!媽,我好累。”

“也對,跟房子比起來,那些家具算什麽?老天爺壹定要懲罰藍松喬、周淩霜才公平!”苗集瑛難消這口氣。

“老天爺才不管這些無聊事!”馥雨打開行李箱,看有哪些衣物。

“妳結婚時大家給妳的貴重首飾都不見了,只剩幾樣平常戴的設計款佩飾,也都被他拿去孝敬小三了嗎?”

“沒有啦!我結婚時奶奶堅持帶我去銀行租了壹個保險箱,結婚後每天要做家事,戴首飾麻煩,所以我全放在保險箱,爸給我的股票也在那裏。”

“幸好妳沒有笨到壹文不名的地步。”

“我壹文不名,媽不資助我嗎?”

“妳這麽容易被騙,我頂多給妳半年生活費,多壹毛也沒有!”

“不要氣呼呼的,我不會跟妳伸手要錢。”

“妳被人欺負成這樣,我怎能不生氣?”

“媽再這樣,我要走羅!”

苗集瑛立刻閉嘴,她壹向刀子嘴豆腐心,但遇到女兒就沒轍。

“鍋裏燉著妳愛吃的紅酒牛肉,我下去看看。”

正好苗珠華從她的房間走出來,苗集瑛暗示她留住馥雨,便下樓了。

馥雨坐在床上,倒出壹個提袋,幾個首飾盒裏裝的都是幾百元至幾千元的耳環、項鏈等飾品,賣了不值錢,但裝飾起來很好看的設計款,雖沒細數,但也知道有些不見了,被人拿去用了。

呵,搶人家老公的女人,果然低自尊呢!

苗珠華湊過來坐在她身旁。“姑姑和阿嬤哭過幾次了,妳還好吧?!”

苗馥雨的眼神是壹片靜默。“最壞的那壹段日子已經熬過來了,現在應該還好吧!”

從小姊妹壹場,苗珠華哪裏不知道她的個性。“等妳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現在先來整理這些東西。”

感激的看了她壹眼,馥雨將衣服往衣櫃裏掛好,苗珠華有喜歡的便拿去穿,皮包、首飾也是,姊妹之間互穿衣服是平常事。

另外收拾了壹卡小皮箱的換洗衣物,跟苗集瑛睡了兩晚,壹等苗集瑛前往機場要回新加坡,馥雨也拖著皮箱前往宜蘭住宿溫泉飯店。

康潤之有傳簡訊給她,她便拍了幾張照片回送過去,表示她人還活著。

壹邊泡湯壹邊欣賞遠方的山景,遠離都市塵囂、復雜的人際關系,只想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洗滌滿心的疲憊。

睡了兩天,精神振作不少,她終於步出房門,環繞著飯店周圍的景致走了壹圈,在戶外休憩區坐下來,拿出小畫本和鉛筆,畫壹幅小小的女人臉,脖子下卻有壹顆大大的紅心,紅心上多了鑰匙孔,而鑰匙卻懸掛於女人的耳垂下,這代表什麽呢?

“妳將芳心上鎖啊?這樣不太好喔!”

後方突然傳來男人溫厚的嗓音,她訝異又愕然地回首看著來人──康潤之。

她沒看錯吧?!他怎麽知道她住在這裏?

壹身休閑服的康潤之,走向她身邊的椅子坐下,悠閑的模樣比平日更見灑脫,看著她吃驚的表情,好看的臉龐漾出迷人笑容。

“我突然出現,真的把妳嚇到了。”

帶笑的嗓音打破了馥雨宛如被魔咒定住的神智。

“妳怎麽來了?”

“妳傳給我的照片,我請人看了壹下,是這家飯店沒錯。”幾天沒見到她,他其實很想她的,晚上回家見不到她的身影,竟讓他感覺若有所失,連吃飯都沒滋味,更擔心她會就此壹去不返。

他心知肚明自己是她臨時的避風港,壹旦她不需要了呢?他暗自心焦,工作也心不在焉,索性驅車來找她。
留空即为使用默认评论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
亚洲国产高清 Copyright © 2016-2019 侵权投诉邮箱:69675252@qq.com
sitemap